官网首页
打开APP
27JUL2016
蜂首游记
头图
胆小者出海
2016-07-20发布 126028浏览
末梢和神经Lv34

11篇游记,12515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16-05-20
  • 人物 一个人
  • 人均费用 1000
  • 出行天数 3
举报

       纯粹是因为它和她的名字,东极和May,使我在五月的尾巴踏上大陆东边的这座小岛,一路上我对May调侃,说我入过 北极 ,到过东极,再攒攒钱去趟南极,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平静地归西了。
       五月末的 江南 已经开始出现潮湿的征兆,在进入梅雨季节之前我想尽快完成这次旅行。没见过几次海,没坐过船,不吃海鲜,怕鱼,这在大多数人眼中再平凡不过的一次旅行对我来说也是需要翻过重重的心理障碍,但是年轻,就应该多一些无所畏惧。
       不仅仅只有花儿和海洋,旅行就是一次次挑战自己的不可能,也为以后跟儿孙炫耀往事攒足了资本,我甚至都能想象到儿孙满堂时,全家围着烧鸡和二锅头听我讲从前的故事,或者和白了头的儿时伙伴再来一次不醉不归,对当年喜欢的姑娘品头论足,对 北极 和东极说三道四,喝到后背发凉,扯到半夜鸡叫,众人重新拾起年轻时的激情,纷纷忆起从前,那故事应该是这么说的……

May这个人

       May并没有让人过目不忘的外表,但我最喜欢看她笑起来的样子,不论压力和苦闷多么地侵扰,只要看见她哪怕为一点小事露出笑容,那似乎就可以和一切困扰我的抑郁及烦恼冰释前嫌。
       我曾经这么形容过 圣彼得堡 涅瓦大街上优雅的女人,“迎面而来的年轻姑娘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美丽极了,小巧玲珑的线帽下面棕黄色的细长头发在空中飞舞,质地良好的羊毛大衣遮挡不住只比瓶颈粗一些的纤巧腰身,她的眼神只会停留在我脸上一瞬间,而不会像利刃般刺过双眼,我则尽量和她相会时保持距离,内心充满怯懦和恐惧,担心粗鲁的胳膊会把她碰倒,担心一口气就会吹断了造物主的美妙作品。”
       世间如此可爱的女人也比不过May的笑容,我并不是不会用文字来形容美貌,但仅用两句话来形容她,已然已是恰到好处。
       我带着May连夜赶到 宁波 ,差一点点没赶 上高 铁,从小就缺乏时间观念,直到几近而立之年却依然没有丝毫改善。离汽车南站到 舟山 沈家门的末班大巴发车还有一些时间,我让May在空荡荡的候车室靠着我小憩一会儿,而我却把目光集中在一帮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身上,从这里乘车的大部分都是为了到东极,而仅仅是登个小岛,却发现有人竟然背了个罕见的大包,那包的材质并不好,塞得满满,包外浮夸地挂着水壶登山杖等户外物品,肩带上还藏了只崭新的GPS,包的最上端高过他头顶,下端几乎要触及膝盖,而这人的目测身 高要 接近一米七五。。。。。。我默默低头去拎了拎我的小包,里面还装着单反和镜头,以及我俩全部行李,不禁连连感叹还真的是几近而立,气力将逝。
       末班车在夜晚十点准时出发了,这辆车在我眼中似乎与其他长途大巴不太一样,一路上要走过几段跨海大桥,对它来讲,还真的是日日夜夜跨过山和大海,朝朝暮暮迷失过城市车海,与终日往返枯燥城市连接线的大巴相比,它多多少少也算是富有冒险精神的。
       抵达终点时突降大雨,海边的狂风暴雨确实比内陆来的更猛烈一些,跳下车不由分说拉着May就钻进最近的一辆出 租车 ,十几秒暴露在雨中已经足够将衣服打个半湿,饥肠辘辘的我们要求司机拉到深夜还在营业的饭店,并着重说了下不要吃海鲜的地方。
       在店门口甩干雨伞上残留的雨水,空荡荡的小面馆还算通明,能清晰听见挡板后面泚泚的烧饭声,却不见人影,一眼就看中招牌上的牛肉面三个字,因为其他都是海鲜,我别无选择。“有人吗?”我扯了扯嗓子,接着从后面传来一声粗犷的迎合声,大概因为方言的障碍我并不能听懂,一向谨慎的May拉了下我的胳膊示意换家饭店,“嘭”的一声撑开伞,跟这声音同时发出的还有后面那个依然听不懂的方言,我扭头发现老板在挡板后面伸出半个脑袋和一双惺忪睡眼,赶忙问到“老板,还有牛肉面吗?”“没有牛肉了”“……”“那有什么不是海鲜的?”“有鸡蛋”“好”,May点了鱼丸面还是什么的,我已经忘了,只记得她对我说大半夜只要吃半碗,剩下半碗给我,所以点了个并不是活生生的东西。
       当热腾腾的两碗面上桌后我已经饿死鬼附身,几乎拿出拼命的力气去对付面前的救命稻草,May则不说话地边看边笑,她不开口我也知道,May就喜欢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
       结账的同时店里进来另一位客人,跟老板讨论着明日的食材,我猜应该是还没结束工作的食品供应商,但我很确定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河南 话,May又笑了。
       恢复了点精气神儿后已是半夜,就近找了个宾馆过夜,模仿榻榻米的房间学了个四不像,摸了一下湿嗒嗒潮乎乎的被褥,心都凉了大半,May忘了带毛巾,我下楼去找商店,路过前台碰到一对情侣订了一间水床,女人手捧鲜花晃晃悠悠上了楼,才想起来今天是有关情人的什么节,可悲的是我却正巧送了May一条新毛巾……
       一只苍蝇嗡嗡嗡地发出平稳又持续的声音,像是身体被装了马达,不停歇。

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与其在这个几乎能拧出水的床上睡个懒觉,还不如去桑拿房里蒸出个大汗淋漓。这个清早我惊醒在一阵铃声中,电话那头的旅行社订票处传来噩耗,说因为天气原因开往东极的轮船全天停航,订票费用全额退还,挂了电话我几乎整个人都还是懵的,心想这也就意味着折腾到这鬼地方算是白费功夫,还要原路返回,May迷迷糊糊地看着我,像是在寻求答案,我琢磨了一下对她说还是想要去码头看看究竟,既然来了。她又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我就知道,这事成了。
       七点钟的沈家门已经活跃了起来,我们在面包房简单解决了早餐,我多吃了些,吃到确保中午不吃饭也不会饿到,我问May自己像不像哪种动物,她却毫不客气地脱口即来:“骆驼”! 是啊,而且骆驼活一辈子估计也没见过什么是海鲜。
       我们顺着海岸线一路朝东走着,熙熙攘攘的晨练人群已经出动,只有各种颜色的渔船还在大大小小的码头打着瞌睡,渔民们三三两两在码头聊天,街边的渔具商店已经开门迎客,今日起大雾,能见度极低,我对May说千万不要走丢了,要不然可很难看到你,她明知是个玩笑却配合似地突然拉紧我一下。
       May是个极其优秀的姑娘,爱世间万物一切有生命的东西,天真又乐观,对是是非非总是爱多过恨,平静如水,温和到无以复加,有时我会想到老天爷为什么会把这么优秀的姑娘给了我,到底这是馈赠还是惩罚,我分不清。
       也许是吃得太多的缘故,两公里的步行显得格外漫长,路上遇到一排长长的海鲜大排档,由于潮湿,前日冲刷地面污秽的痕迹还清晰可见,不禁感叹:“真是新鲜”!
       半升舱客运码头早已人满为患,大多数都是去往 普陀山 烧香拜佛,May这个南方姑娘随我回 洛阳 去过多次白马寺,所以对此并不感冒,谨慎的她一刻都不停留地直奔东极候船厅外的大屏幕旁,盯着停航的消息反复确认,又打电话给订票的客务中心, 舟山 去往东极的轮船周末只有三班,上午八点半和九点半,以及下午两点。上午的两班轮船全部停航,下午的航线是否通行必须等上午十点后才能确认,得知这个消息后May跟电话那头直接确认等待,不经我商量就自己做了主,挂了电话就拉着我离开人群,因为她也知道,商量的结果肯定也是等待。
       于是乎,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们不停地走,只为了打发时间,看岸边钓鱼,May神经似的盯着人家的鱼鳔看,甚至比垂钓者还要专注,待鱼上钩后又会突然一声惊喜,吓得人家几乎一个趔趄连竿带人滚落水中。我一边走着一边对May说着小时候跟爷爷钓鱼的经历,我也曾跟钓鱼颇有渊源,因为学什么都快,甚至比爷爷的钓鱼技术都高,但是每当有鱼上钩,我甚至连摸都不敢,直到现在依然如此,还曾经差点掉入鱼塘,在半空中被我妈一只手拉住的惊现时刻,她饶有兴趣地听我讲着小时候,就这样,超市、商店、自行车行甚至渔具店都留下过我们的脚印,每次和May在一起的时间会觉得速度飞逝,但还是走过了很长一条海岸线。
       确认通航的电话打来的比想象中要早,我们就立刻往码头赶路,因为之前没坐过轮船,May提早给我准备了晕船药,提早半个小时给我吃下,又给我灌了半瓶纯净水,可我还是对轮船充满恐惧,想到一个坐海盗船都要吐的稀里哗啦的人即将在海上颠簸,不寒而栗。
       在人满为患的候船厅里平静地等待东极轮的到来,May问了我一个特别有趣的问题,无关海无关船,她问:“你坐旋转木马会不会晕?”,对这个无聊的问题我还是思考了很久,半疑惑地回答“应该不会”,May就是这样一个爱问我问题的姑娘,有时候是由于天真,有时候是为了逗我开心,有时候确实在有意为我减压,就 比如 这个旋转木马。
       站在我前面的哥们就是在 宁波 南站见到的那个大包男,May看着这个庞然大物一直笑个不停。
       通行闸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艘不大的客船就出现在视线里。东极轮,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我们的座位位于三层客舱的中舱,May的选择原因是怕我在上舱感觉晃的厉害,又怕坐在下舱万一想吐却来不及爬楼梯到达中舱甲板。
       船还未动我就已经感觉前后左右都在摇摆,我始终对海洋里的一切充满敬畏,无论是海洋生物还是航行船舶,这在我眼里他们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深海的生物统治着整个海洋的食物链,不论处在最顶层的到底是谁。或许会有鱼王,或许也会有领地纷争,或许还会有部落种族战争,黑暗无光的海洋,那真的是迷一样的世界。而对于航行在浩瀚海洋里的金属怪物们来说,每艘船生来都是孤独的,每日航行在无边无际的世界里,承载的责任太过重大,而那些永远埋葬在海底的船儿们,他们完成了使命,便永远地化身海洋的一部分,就像那些死难的登山者一样,身体也就变成了山的一部分。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3981
目录
3981
732
2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