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打开APP
27SEP2013
蜂首游记
头图
寻蛊记之苗岭传奇
2013-09-08发布 90435浏览
不厚道一号Lv25

12篇游记,823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12-05-01
  • 人物 和朋友
  • 人均费用 1500
  • 出行天数 7
举报




  



      推开重症监护室的大门,老二浑身插满各种管子躺着病床上,昨晚还在微信里跟这小子聊天,怎么今天就成这样了?椅子上坐着身材高挑是这小子刚泡不久的女朋友燕子,我把燕子拉倒门外面去问怎么回事?燕子告诉我:“这不晚上吃烧烤喝啤酒好好的,回去躺着就忽然发高烧、口吐白沫昏迷不醒,满地打滚……”不对啊,我认识老二快二十年了,压根就没有听过他有这毛病?医生怎么说?医生查了很久,该做的化验基本都做完了,没有找到原因;不过医生说如果晚来几分钟后果就不好说了!不会啊!这小子能吃能喝能爬山,身体壮得跟一头牛一样,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成这样?你仔细想想,是不是酒跟食物有问题,不可能的,我也喝了不少,如果有问题,我会一样的。那你们喝完酒回去还做了啥事?燕子有点脸红,回去躺下就那个了……

 

        

听到这里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我跟老二认识快二十年了;当年登山的时候捡到了还是菜鸟的他,从此把他带入了户外登山背包旅行的圈子里。每次一喝醉,这小子就会顿足捶胸地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感谢我;要说人品这小子还真不赖,对朋友是绝对的够义气,不过就管不住自己的下半部分——有点好色,这点要说也不算什么大问题,孔夫子还不是还说过吗?食色性也……


 

       这小子这么多年只要不跟我们结伴自己单独出去旅行,基本每次都不会空手而归,每次带回来一位姑娘就一定带到我面前来让我给意见,刚开始我还给象征性地提提意见,后来发现这小子只是走走过场,告诉我新认识了一位而已,再后来喊我出来喝酒我就只管喝不管提意见这事了。

 

      

       跟他结伴出去的时候算是见识过这小子泡妞的手段,那年搭车走318国道,塔公草原,我们偶遇同城去 西藏   的姑娘,因为住在同一家小旅社,晚上吃完晚饭我们都早早休息。这小子故意在走廊上点支蜡烛拿瓶啤酒发呆,而偶遇的姑娘也正在走廊上看书;某一时刻彼此的眼光相对,立马丢出一句周星弛的台词:“长夜慢慢,无心睡眠,姑娘你……?”分别的时候,老二对姑娘说:“我们可以拥抱一下吗?”女孩没有说同意也没有反对,于是拥抱就很顺理成章的进行了。她身边同行的 香港   朋友见状也要过来拥抱一下表示慰问;姑娘大叫狂奔而逃……

 

 

 

 

 




 


      

      老二躺在这里的半年前才从 黔东南   回来;这是他第5次还是第6次从 黔东南   回来,每次跟不同的姑娘,唯独这次居然独来独往,也没有跟我显摆说他旅行的故事,而是郁郁寡欢了很久,跟中了邪一样。虽然这小子的举动有点让我意外,但这样也不是头一次,所以也就没有往心上去;而刚刚燕子把老二发病经过跟我一说,我跟脑海里半年前他从 黔东南   的事情经过一组合分析,一个让我寒毛直立毛骨悚然的推理涌上心头……

 

       正跟燕子聊着,老二醒了,喊着要喝水,趁着燕子出去打水的功夫,我凑上去问老二:“你小子是不是去 黔东南   泡上了哪个妹子?然后回来又泡了燕子?”老二一脸惊讶:“你怎么知道的?我一个人去的谁都没有给人讲过这个事?这个事情说来话长……”

 

       看见老二话中有话,我就让燕子先回家去收拾一下,我在这边先陪着;打发走燕子后,看见身边没有其他人,老二才缓慢地给我说他在 黔东南   的发生的故事……

 

 




 

 

这是我第六次去 黔东南   ,一个人背着包一路搭车沿着 黔东南   的环线一个一个寨子走过去,为了弥补前几次没有到过的小地方;走了第十天,走到一个偏僻山坳里的寨子,天色已晚,就随便敲开位于寨子僻静角落里的一家屋子借宿,那天的夜是个明亮的白月夜,我记得很清楚,寨子里的高脚楼的剪影特别迷人,寨子里的人都很淳朴热情。我借宿的这家大叔姓雷,年龄有50多岁,非常热情地招呼我喝酒,苗家的米酒看起来度数不高,但是喝多了后劲非常大,我跟雷叔聊得十分投机,就多喝了点,结果醉了一晚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床边坐着一位穿苗装的姑娘,跟苗寨的姑娘们有点不同;姑娘有一个很美的面容,美得让人颤抖。她穿上民族服装的样子更是让我迷恋不已。常常是在姑娘转身做事情的时候痴痴的盯着她的背影,脑海里乱哄哄的响,高尚的、肮脏的念头缤纷闪烁着。


酒醉后我就在雷叔家里休息了五天,喝醉了身体有点疲弱是次要原因,当然主要原因还是雷姑娘;那五天的日子感觉不是我这辈子平淡生活经历里应该有的片段;每天都生活在快乐的无忧无虑的乌托邦桃花源里,而在没有旅行的城市里,我一直生活在两点一线枯燥乏味的世界里:工作挣钱、下班喝酒。虽然已经老大不小了,也没有怎么觉得快乐。

 

   

   

 

 




 


 

 

 


       那五天的日子每天帮助雷叔担水劈材,摘菜耕种,帮雷姑娘烧水煮饭,雷大叔虽然知道我过几天好了要离开,但还是把我当成他们的家人一样;那五天的日子我就像到了桃花源,我真的就想把回程的机票丢掉,把工作丢掉留下来,过一种简单而透明,简单开心着,简单的平淡着日子……

 

       这几天的接触了解,才知道雷姑娘果然并不是普通苗寨姑娘,她是这个小寨子里当年唯一一位考生省城大学的大学生,学的工笔画专业,是美术系的大三学生;我去的那会还是暑假放假期间,所以雷姑娘也就回家帮父母务农。雷叔家因为种植中草药与水果,并且还养了两部卡车跑运输,所以家境要比村里其他人家好得多。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2302
目录
2302
1340
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