眺望城堡(11月旧文)
2022.02.06发布·151阅读
近生思贤 1国25城

见生活的美好,寻新奇的见解

目的地

温岭

出行时间·天数

2021.11.20 ·1天

人均费用(人民币)

-

记忆从不会被湮灭,只是是否有人用心去拾起它——题记
小时候,每当父母驱车路过虎山时,我总是能看到远处有一座城堡,蓝白相间,十分魔幻。我立刻对它起了兴趣,无数次眺望着它,终于忍不住好奇,询问父母,父母说,那是虎山乐园,九十年代建立的,现在已经荒废了。年轻的时候,他们还进去玩过。于是我一直想着能进去看看。终于,我去领略了。
三十年了,这块地方,不知是否有人会记得?
十一月的天,煞冷。入园便是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那是原先通向园内的小路,三十多年了,早已是绿植丛生。进去,便是那个城堡。城堡门早已封死,绿藤漫上房顶,四周显示着孤寂。只有门上“江湖90”“非遗文化工作室”似乎还能映证当年的繁荣。这里当时可是何处?如果是酒吧,那门里那片空地可是舞池,灯红酒绿;如果是餐馆,那那片空地可是大厅,宾客盈门。母亲此时也忽然来了兴致,尽情地描述当年的这座城堡。我无不诧异于她的记性。三十年了,竟记得那么详细。
又走了一些时候,到了一株银杏树下。树下一片金黄,很是好看,如同一条地毯,温暖而美丽,让这个山间充斥着几分灵气。此时,我却发现有个女人坐在树下摄影。她捡起那片落叶,显出优雅的姿态,她看了看银杏叶,把目光眺向远方,那儿,正是城堡。母亲忍不住说了一句:“这风景是真好。”“确实,是真好。”她回复一句。也许,这真是很好。
虎山乐园很快便被逛完了。我曾见过当时的一些老照片,那时游乐设施很多,大人小孩齐聚一处,牵着手围成一个圈,笑着,如同阳光那样灿烂。孩子们笑,笑他们的欢乐;大人们笑,为孩子而笑。而今,这些地方,早已成为一片长满绿草的空地,那些游乐设施早已不见踪影,只有自古的阳光还在俯瞰着它。三十年,孩子与家长是否变了心?
我很快看到一对母子进来,孩子五六岁的光景,蹦蹦跳跳,不住地指这指那,问着母亲它们的来由。母亲也很年轻,看起来三十多岁,她在后面跟着儿子,笑盈盈的,追上的时候,她抱住儿子,指着树林,指着阶梯,跟他讲述各种各样。在入园口,她抬起头,忽然看到那座城堡,站住了,眺望着它。
也许三十年前,也有一个小女孩,五六岁的光景,被当时年轻的父母带着,蹦蹦跳跳经过这里。
不远处,那棵银杏下,三十年前,一个窈窕少女,也曾坐在那金黄的地毯上,把玩银杏叶。
银杏树外,城堡里宾客纷呈,热闹非凡,一对情侣手携看手,站在那座城堡前,望着“江湖90”的招牌。
而他们共同眺望着的,是城堡,那座城堡。以往是,现在是,以后也是。
望城堡,我看见了过去,也看到了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