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打开APP
11JAN2022
蜂首游记
头图
在南京城里找寻遥远的理想乡
2021-12-31发布 32296浏览
我想发芽Lv37

18篇游记,2258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21-12-31
  • 人物 和朋友
举报

Hi,我是way.

疫情之后工作异常忙碌,我似乎快要忘记自己还是个旅行博主。无暇长途飞行,只能在周末挤出一点碎片时间在 南京 城内消遣。漫不经心竟又逛了一年,不禁感概, 南京 这座城说大不大,站在时间轴上看她,看自己,渺小非常。

去年给自己定了一个乡建课题。我想表达的不仅仅是 南京 乡建美学,更想表达自我成长中越发深厚的乡土情怀。不知不觉,2021亦已将结束,每每觉得写完,打开文章,还想再写两笔。就像我每次看她,总觉得,不够,不够……至于不够什么,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或许,一如我看迟子建,她在《 额尔古纳 河右岸》中写道:“没有路的时候,我们会迷路;路多了的时候,我们也会迷路,因为我们不知道该到哪里去。故事总要有结束的时候,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尾声的。”

遥远的理想乡

爷爷说,谷雨前的香椿最好吃。

直到现在,我闭着眼睛依然能看见爷爷家四季风物的小院子。两棵高出篱笆围栏的香椿树,是进入春天的重头戏。爷爷手持一把顶部拴着弯头小刀的长竹竿,轻松的割下香椿金贵的嫩芽,我挎着篮子在树下奔跑飞拾,像一只快乐的小公鸡。空气中散发着的浓烈香椿味会一直延续到滑入口腔的蛋花。

爷爷的小院从春始,有香椿、牵牛,入夏有苦瓜、月季,逢秋晒辣椒酱、炸糯米肉团子,入冬温酒、煲元 宝鸡 加烤橘。一年四季捡不完的鸡蛋,厨房定点飘来腥味的猫饭,爷爷牌粉蒸肉成了味蕾美食记忆中再无可达的巅峰。而谁也没想到,重男轻女的爷爷竟完整了我的童年建设,他们总说,爷爷对我的疼爱打破了他固守的封建思想。

其实,他们只是不愿意承认,他只是爱我而偏心,与思想无关。

也许,是幼年的长期陪伴,爷爷的小院,变成了我心中理想乡的模样。在城市狂奔突飞猛进的那几年,大规模的拆迁运动,爷爷开开心心的失去了他的小院,他要了带院子的一楼小户,方寸之地,他依然执着的支起炭火小炉,只因我一句,想吃烤红薯。可惜我长大了,很多小时候和爷爷在一起的日常让我觉着索然无味,兴致恹恹。我毅然逃离了与爷爷相伴的小院生活,也抛弃了曾经的快乐源泉,更愿意亲近时髦的城市潮流。爷爷去世多年后,我再回头思考,才懂得童年小院的美好治愈了我多少成人世界的伤痕累累,乡村这个梦一直在发酵,它最终落定在我夜夜萦绕的梦里,变成了触之不及的——遥远理想乡。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2216
目录
2216
104
1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