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26 2021JAN
蜂首纪念
头图
越过北方的海峡,就能抵达雪国
21-01-10 浏览 · 88 回复
兔知知Lv39

20篇游记,23171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19-02-11
  • 人物 情侣/夫妻
  • 出行天数 9
举报

我不是一个喜欢浪漫气氛的人,也不具备滑雪的本领。大约因为这样, 北海道 作为一个旅行目的地,在我的计划清单上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后顺延,一直到我迫切地想完成 日本 全境的旅行时,它才成为了冬季假期的选择。我在所剩无几的旅店、交通选择中迅速制定好了一个不标准的小环线行程,飞机起飞的一瞬间,才开始对这个遥远、寒冷、寂寥的雪国,产生巨大的好奇与期待。

❖ 抵达 · 新千岁机场 → 钏路

飞机越是靠近地面,跟随风摇摆得就越是凶猛,最后硬硬地落在地上,全飞机的人身体都跟着颤动了一下。我的心情跟着这意料之外的巨大狂风一起呼啸着,这对于即将搭乘道内航班的人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天气。以 北海道 的体量来说,ANA才不会分配给 札幌 -钏路的航线什么宽体大飞机,可现如今我切身感受到的,宽体大飞机对于这样的狂风也才有着仍然令人焦虑不安的对抗能力,小飞机想起飞?怕是要天公作美、静待风停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结束了出海关、取行李这些繁琐的入境流程之后,我和阿郝推着行李,穿过长长的机场候机楼连廊来到了国内出发的柜台,大部分航班都已经被标注「取消」。如果是这样,似乎我还能当即下定决心去转乘其它交通工具。可偏偏我们预计搭乘的那趟航班,很倔强地没有在此时选择停飞,而是在屏幕上放滚动着一行字,说这趟航班具体的执飞信息,将在起飞前一小时确定。

在某些时候,我固然很佩服 日本 人坚持不服输的民族个性,但是此时此刻,这种不信天气预报、还要赌一把的态度给我造成了岂止是巨大的困扰。询问过柜台的工作人员以后,得到的也是如同滚动屏幕一样的答复,此刻对于这趟航班的命运,我只能等待。站在气派的出发大厅里,每一层楼除了匆匆的旅客,就都是各式各样的餐厅和商店。新千岁机场在 日本 的机场中也名气响亮,靠的就是丰富的活动与店铺。原本的如意算盘是可以在这里选一件不错的餐厅,再去逛一下哆啦A梦主题馆(我对哆啦A梦的爱天地可鉴),但都被着突如其来的坏天气搞砸了。

这些热闹和我没关系。我杵在原地,迅速地查询了北上钏路的电车信息。时刻表给我出了难题,如果我能当机立断决定舍弃飞机、搭乘电车的话,那么在30分钟后,南千岁站即将开出一班直达钏路的电车,会将我们在今晚6点送抵钏路。如果我保守一点选择等待航班信息呢,即使航班无法起飞,再晚一点也会有一趟电车是相同的线路,不过抵达钏路的时间就是晚上10点。我自然不愿意在旅行伊始就将自己陷入被动的局面,再加上今天是除夕,尽管 日本 不讲究这个节日,作为最热衷传统节日的那种人,我们也不会将自己置于除夕夜饿着肚子的地步,那在我看来,是个对新年而言,不够吉祥的预兆。

南千岁站距离新千岁机场有2站的距离,抵达的时间比想象中要快很多。出乎意料的是,在苦寒的地区,车站的站台也大多都是露天建造的。唯一显得有些人文关怀的是在站台上的玻璃暖房候车间,就像沉在北大西洋海中的龙虾诱捕笼一样,引诱得从换乘楼梯下来的乘客们纷纷涌进去,躲开空旷的站台上从四面八方吹来的风。

候车暖房里提供热饮的自动贩卖机,作为典型的见到便利店与自动贩卖机都跃跃欲试的人,我自然不会放过。递给阿郝一瓶热乎乎的瓶装咖啡,自己怀揣着一瓶烫手的奶茶。并不是做好揣着手在此地静待列车进站的打算,而是要靠这两瓶热饮给与的温暖和勇气,站到站台上等待列车进站。阿郝不理解我的「未雨绸缪」,我解释说因为没有买到指定席的车票,冲着未来4小时的车程,无论如何要在自由席找到座位。

站台上已经有开始排队的本地人,身穿黑色西装,笔直地站在风里。他全身看上去最暖和的物件是围在脖子上的灰色围巾,样子与颜色都很像诞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传家宝。拎着黑色公文包的右手关节已经在寒风中被冻得通红。本地人似乎不流行穿厚实的羽绒服御寒,能够抗击自然的寒冷,似乎被他们认为是宝贵品质与坚韧意志的体现。

北海道 的列车时刻表在冬季不仅稀疏,而且毫无准确率可言。在 东京 ,如果一班电车进站晚了半分钟,都要遭到全站广报和LED屏的轮番播报。而 北海道 ,一趟晚点20分钟才缓缓进站的列车,并没有附带任何解释与说明,或者说,半途中遭遇的狂风暴雪与车窗外飞卷的雪花便是最好的解释。即便排在队伍的第二位,我和阿郝也只是将将好各自找到了一个座位而已。巨大的行李箱挤在身边,才能给过道里站着的乘客腾出更宽敞的位置。此时此刻,在拥挤得让早高峰地铁都汗颜的车厢里,作为乘客,必须彼此互相帮助和体谅。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94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