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03 2020MAY
蜂首纪念
头图
柬埔寨丨关于高棉,我有故事,你有酒么
20-04-06 浏览 · 162 回复
Kent烨Lv30

8篇游记,1104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19-12-09
  • 人物 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 10000
  • 出行天数 15
举报

也许到了深夜, 暹粒 才更像是一座城市。白天奔波于吴哥的人们,陆续的回到市里,城市的灯光才会漫不经心的亮起。 暹粒 的夜晚不会像 金边 一样灯光璀璨, 但这里却有着更多人间烟火的味道。每当夕阳橙色的余温散尽,挨家挨户的院内就会亮起一盏盏暖灯。人们从洗衣做饭,到把酒言欢,到最后渐渐睡去。一成不变的,只有门外那不知疲倦的看门狗,不知是在互相示威,还是有太多的闲言碎语,总是要等到天亮才会睡去。除此以外,这里的夜晚,静得出奇。

对于大部分游客来说,白天千篇一律的吴哥古迹未免略显单调。到了夜晚时分,人们渴望些许的酒精来刺激多巴胺的分泌。所以酒吧街、夜市,则成为了每晚人流最密集的场所。在这里你能见到几乎整个 暹粒 所有的突突车司机、八九成游客、种类繁多的SPA、美食、以及形形色色的小商贩。商贩中不乏很多孩子,他们的神态中都透露着与年龄不相符的老成练达,手里端着铁盘,盘中蝎子、蟑螂等各类昆虫皆可供你品尝,这或许就是 暹粒 夜市的最大特色。

然而久住于 暹粒 ,不可能每晚都要灯红酒绿。因此我选择住在了离吴哥不远的一户人家里,乘坐突突车进吴哥景区只需要5-10分钟。不仅是为躲避城市的喧嚣,更主要的是我本人病态的执着于这种青旅、民宿的氛围。我讨厌孤独,喜爱热闹,所以无论去哪里,都必须要一群人聚一起才好。每晚跟房东还有来自其他国家的其他房客们喝酒、吃饭、天 南海 北的胡侃,是我在 暹粒 最为享受的一段时光。这15天的故事太长,回忆太多,我想一点一点的慢慢讲。

我们的房东名叫Chhorda,他是个土生土长的 暹粒 本地人。新婚不久,刚到而立之年。老婆名叫Lita,在我们居住的时期,还一起给她过了20岁的生日。我对Chhorda的第一印象,是在我预订他民宿的时候。起初,他热情的与我确定接机的时间和地点,并邀请我们抵达当天共进晚餐,这些都只让我觉得他是一个较为负责任的房东而已。但直到后来我们在他的家中一住就是半个月,直到整个吴哥都转遍了已无处可去的时候,他那极度好客、狂热的性格才真正被我们发掘。那时他天天亲自开着突突车,买各种啤酒、零食,长途跋涉的去带我们爬山看日落、湖边野营看日落,甚至最后带我们去看了他一个土豪朋友闲来无事买来的大象。凡是能让自己的房客满意的事情,他都在所不惜。同样在这15天里,Lita每天都会给我们做晚饭吃。所以每次有旧的客人离开,或者是新的客人入住时,夜晚院里那热闹的聚会都是在所难免的。

我于12月19号拍下的这两张合影,因为这天是Lita的生日。起初我们并不知道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发生,也没有任何人的提前告知,所以一大早我们就前往了 柬埔寨 民族文化村,要不是我们实在没有地方可以游玩,外加上偶然的路过看到园内在建的摩天轮,我想我们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踏入这个不毛之地。然而在正午时分,我忽然接到了来自 日本 朋友Megumi的信息,被告知今天是Lita的生日,晚上有聚会让我们务必参加。整整一个下午,我与女朋友两人奔波于 暹粒 市中心为数不多的几个商场中间。从免税店、老市场,到街边的各种小摊位我们一个都没曾放过,为的就是一个小小的生日礼物。

Chhorda对自己的妻子爱的深沉,在Lita生日的这种重要日子,他提前两天就订了蛋糕,当天下午还一起去逛商场,给她买礼物。似乎这是他一年中最重要的时刻,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上图从左开始依次是:Ayumi、房东Chhorda、段柯、Megumi。

不知从长相上能否够看出,Ayumi和Megumi其实是两位 日本 女士。但是她们现在都结婚并移居在 美国 ,所以从国籍上划分,这两位其实是 美国 人。由于我也去过 日本美国 ,自然有许多的经历可以与她们分享。所以在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就聊的非常投机,没有一点隔阂。现在回想,或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Megumi曾给我们看过照片,以此来炫耀她有两个25岁的儿子。或许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她如此懂得怎样消除非同龄人之间的代沟。

那天当我们精疲力竭的回到家里时,已经是晚上七点了,Megumi和她的室友Ayumi已经亲自下厨做好了丰盛的晚餐。那里的厨房是在院子里共享的,所以如果谁有想做的美食,尽管买好食材下厨即可。在到 暹粒 的第三天,我与女朋友也曾也给他们做过一顿中餐。我们这些房客们总是希望能用有限的条件来回报房东Chhorda和他太太的热情招待。所以Lita生日这天,一道道丰盛的日餐被陆续的端上了饭桌,其中也不免夹杂着房东最爱吃的当地特色美食——虫子拼盘。上图中他们一人嘴里叼了一只蝗虫,一边咀嚼着,一边乐享其中。在 柬埔寨 能吃到的虫子种类繁多,只有不敢吃,没有吃不到。那些混迹于夜市中的孩子会拿着炸好的蝎子和蛇在你面前晃来晃去,而这天的餐桌上同样有一种我兴许这辈子绝不可能去尝试的生物——蟑螂。

与段柯最初的相识,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拿起了那漆黑的蟑螂,不假思索的放进了嘴里。我一时语塞,五官扭打在了一起。随后我们坐在一起饮酒交谈,才算是真正开始相互了解。段柯也是 北京 人,目前在 悉尼 留学,是一名医生。此时正逢赶上假期,便在回京前,来 柬埔寨 消遣一番。有时候缘分就是很奇妙,共同生活在一个城市,却偏偏在这里相遇。回想与他相见的第一面,是一个清晨,那时我正拎着大包小包的设备下楼来找我的突突车司机,在院子里的一张吊床上见到了他的身影。那时他并没有看到我,而是在与房东交谈,那一口地道流利的英语,让我恍神了半秒。那时初次见面的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彼此询问国籍后,发现都是 北京 人,便相视一笑,如逢故人。后来房东带我们一起去野营、看日落,所以交情逐渐就深了起来,以至于后来我们回京后,还会一起出来吃饭。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1276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