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21 2020MAR
蜂首纪念
头图
回到西藏:一条信仰之路的觉醒、追逐与逃亡
20-03-01 浏览 · 211 回复
alickliLv39

27篇游记,6275粉丝

举报

一场暴风雪的救赎

棉花云化作了遮天蔽日的沉乌,荒草甸上新鲜的春泥撒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茫。慌张的土拨鼠丢弃了清早拾来的坚果,孤傲的山鹰拜别了雪顶上的苍穹……

变天了,四月的藏北大草原,忽然中止了一切关于春的探索。

一辆满载着13名观光者的旅行车此刻陷入了沉寂。没有人注意到,那张流行藏歌的唱片已经放完了许久,大家只记得两个小时前上车的时候,那盏与神湖交映的碧空中蓝宝石的 光泽

土登师傅摘下炫酷的墨镜,在几次失败的尝试之后,他解开了安全带,趴在方向盘上,对着前方越发模糊的上坡盯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各位,我们可能得回营地了,雪太大了,轮胎抓不住地,这个山口恐怕是开上不去了。

“不一定,先别轻易放弃”,我以一个第三次进藏的老江湖的口吻跳出来:“所有健康的人,请大家穿好大衣下车,土登师傅负责把好方向盘,挂上最低档,男生去后面推车,过了这个最高的山口,剩下的路就好办了。”

车门打开了,大家穿上大衣,跳进了海拔5000多米的雪海中,红肿的双手抵住了冰冷的车皮:大家一起用力——1,2,3——1,2,3!

心肺系统抗争着缺氧的极限,我已经分不清面前飞的到底是雪片还是满眼的金星,但是我意识到,加入推车队伍的人越来越多,在我左边的一凡,是全车里高反最严重的男生,右边的女生Anna,是车上最文弱的姑娘。

200米,100米,50米。。。雪花飞溅在拼命旋转的车轮下。

我知道,只要能挺上那座山口,我们今天就可以安全回家。
我知道,前方大雪飘摇中的观景台石碑上刻着的字——那拉根,海拔5190米。
我知道,身后大雾弥漫里冰封的神湖—— 纳木错 ,Nam-Co。

西藏 ,我永远敬畏着你,你是否可以把那份曾经的信仰还给我……

午后的地理课

20世纪90年代,炎热的夏日,初一(5)班午后第一节课,地理老师走进教室,把一张 中国 地图挂在了黑板上沿:同学们清醒一下,今天,我们讲的是新的一章——《 青海西藏 》。

那时教室里没有空调,也没有投影仪和麦克风,朦朦胧胧的午后,地理老师熟悉的嗓音,混杂着周边建设工地的工程机械的金属声,教室窗外,无数只象征着科技和现代化的高楼公寓正在拔地而起。

“这里就是今天我们要讲的地方,被称为世界屋脊的——青藏高原”,地理老师用教鞭划向了地图西南角一片我从未关注过的区域。

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空气稀薄,山峰终年积雪,部分地区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人以下……

我使劲瞪着眼睛,为什么这片区域的颜色,跟其他所有地方都不一样?

“老师,你去过 西藏 吗?”
“我也没去过,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目前为止,只有4条进藏当然公路,而且非常危险,知道他们的名字就可以了,这章不是重点,一般不会考。”

听到这里,我已睡意全无,神秘的青藏高原,他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老师,每平方公里1个人,戈壁上寸草不生,草原上暴风暴雪,这1个人可怎么活啊?”
“也不是所有地方人都这么少, 西藏 的省会叫 拉萨拉萨 北边有个神湖,叫 纳木错 ,是全国第二大咸水湖,知道这些,期末考试就够用了。”

“可是,老师,我还是不明白,人们干吗要在那里呆着?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吗?”
“也许,不太一样,他们是藏族人,他们有自己的信仰。也许有一天你可以去看看,就会知道他们怎么活着,为什么活着。”

就这样,在很久以前,一节无关轻重的地理课上,我的心里种下了一棵草。在教科书上,它只占有寥寥几页的篇幅,深深吸引我的,是地图左下角那片永远和其他地区相异的颜色,还有那个十分陌生的词汇——信仰。

我知道,有一天,我一定会去 西藏 ,成为走进那个“平方公里”的第二个人。

回到西藏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1230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