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头图
2020年这个春节,我的战疫日记
20-02-10 浏览 · 26 回复
小悠Lv17

28篇游记,39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20-01-20
  • 人物 一个人
  • 出行天数 20
举报

这不是游记,只是一段难忘的、进行中的经历,总有一天,它会与非典一样被时光淡化,但也必将与非典一样永远刻画在此刻身处其中的你我的记忆里。大年三十侄子问我当初非典在 北京 是不是很害怕,我认真想了想,告诉他其实并不,虽然超市抢购、喝中药、外省客户拒绝我们出差、小区限制进入、白萝卜三块钱一斤都是真的,但是当时真的不甚害怕,虽然我也解释不了当时为什么没害怕,也证明不了我当时确实没害怕。

所以这一次,我决定写下这篇文字,从一个普通人的角度如实记录这个春节。这样将来有一天,当再有一个小家伙问我时,我可以告诉他,怕不怕,你看这篇文字就知道了。

腊月二十六,回归青岛,我只想当一个孩子

回家过年,是华夏民族永恒的主题,对于传统习俗浓郁的 平度 人,尤其如此。为了缓解走亲访友的时间压力,今年依旧是节前休四天年假,先回 青岛 玩一拨。
上午9:00,拉着行李出发,地铁至 北京 南站。此时,对 武汉 冠状病毒肺炎的新闻已开始关注,所以出门戴了口罩,但并未很重视,潜意识里那这玩意距离自己很远,所以只是戴了一个防雾霾口罩,但号称也是防病毒的。沿途地铁以及 北京 南站候车厅里,戴口罩的只是极少数。

火车上戴口罩的同样很少,我奇异的坚持戴着口罩,确切说是不吃东西的时候。实际上我在火车上磕了半包瓜子、吃了1斤多沙糖桔、享用了一盒牛肚粉,以及啃了一个大雪花梨,概括说就是嘴基本没闲着。

15:36抵达 青岛 ,我决定坐公交到舅舅家,低碳出行嘛。223路的公交站牌好隐蔽,没有候车亭,周边转悠加打听了半天,最终才无意间找到。前半程人不多,路上也不堵,毕竟还没有到下班晚高峰。很高兴,我全程戴了口罩,尽管并非医护口罩。

16:40 同安 路下公交,第一眼看到了八十多岁舅舅的身影,心里酸楚且温暖。舅舅的眼神已经不是很好,我也没问他在此等了多久,这一刻我是幸福的,我贪婪的享受着。回到家里,见到同样银发矍铄、笑逐颜开的舅妈,必须热情拥抱。

我的厨艺也就自己不嫌弃,舅妈依然几十年如一日的不让我沾手,我能做的依旧是陪他们唠个嗑,顶多就是饭后洗个碗。为了消食,在小区里溜达了近1小时,沿途人很少。对于冠状病毒肺炎,两位老人也已经开始关注, 青岛 已经确诊一例。

睡一觉醒来,室外阳光很好,蓝澄澄的天,充满了诱惑。我想带两位老人外出透个气,遭到拒绝。他们已经形成了适合他们身体情况的作息生活,确实不应被打乱,于是我决定上午在家陪他们,下午外出遛腿。舅妈“表扬”我懂事了,知道干活了,眼里能看到活了,起因是我听他们说油烟机吸烟效果差后,发现内油网该换了,于是在淘宝上找到了适合的款,肯定不可能帮安装了,打算年后再下单,看届时谁来家里时能帮忙换下。舅妈的“表扬”让我无言以对,我很明白我是眼里没活的那种人,特别是在疼我的长辈跟前。他们一贯是宠我疼我的,每次来都是舅妈做饭给我吃,家务活也不让我沾手,我也就顺水推舟地撒娇卖乖不干活,仿佛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老,永远都能陪着我当一个孩子,我只想用这种方式阻挡时光消逝的步伐,自欺欺人乐呵着。

上午四姨打来电话,说过年不回 平度 了,因为老家冷需生炉子而四姨夫刚做了眼部手术不宜烟熏。当时心里是有点小失落的,我的行程很难更改,今晚跟同学的聚会不宜取消,明天回 平度 也不方便推迟,所以没办法安排出时间去 黄岛 见面,好在正月初四的例行拜年聚会还是有可能见面的。现在看来,仿佛一切冥冥之中自由安排。

腊月二十七,同学聚会,回首时一声阿弥陀佛

13:00,出门,公交车久候不至,遂打车至石老人海滨浴场,今天的徒步计划是石老人至五四广场。

晚上的聚会是徐同学召集的,说是 青岛 同学群里吼了一嗓子,吼来了9位,最终来了7位,其中一位同学是医生,医院要求中层及以上待命,所以只能缺席。来的7个人中包括一名大夫,昨天确诊的那例,就是他所在医院且所在科室接诊的,不过那天他休班不在医院,而接诊的大夫都已被隔离。席间大家聊的多的还是这次肺炎,但感觉的出来并不害怕,以调侃居多,虽然大家有意无意都不肯挨着这位男大夫坐 一顿谈兴远高过吃兴的聚餐,且男同学明显比女同学更在意饮食控制。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11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