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头图
寒冬数九,游在川中天府,论剑麻辣江湖
20-01-09 浏览 · 1 回复
小墨旅行视界Lv23

28篇游记,159粉丝

举报


不知不觉,2019年已经过去了,连个再见都没来得及说,就这么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掉了,决绝却又漫不经心。

回首望去,年初做的计划大多还停留在纸面上,真正付诸实施的寥寥无几。我在风中紧了紧领口,忽然有种焦灼和无力感涌上心头。感慨良久,我决定寻个地方去舔舐伤口,美食温暖肠胃,熊猫治愈人心, 成都 是个不错的选择。

在这寒冷的冬季里,有两种东西最是能驱散寒意,一是绵软的酒,一是火辣的菜。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是了, 成都 难得下雪,可这火辣辣的美食与酒,倒也从来不缺。水煮 江山 ,麻辣江湖, 满城 飘香的辣子味里,莫说酒,一杯竹叶青就能让我醺醺欲醉。

正所谓“万丈红尘千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成都 最令人着迷的地方,莫过于这悠哉悠哉的市井气息。

原汁原味的川人码头文化—鱼夫鱼仔

关于  四川  火锅和  重庆  火锅,一直存在争论,起源于何地?谁更地道?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直没有一个定论。

十年前,还有场夭折的官方“火锅辩论赛”想一统起源,虽然最后不了了之(我觉得夭折实在是因为闲的慌),但在图书馆翻翻文献,得出的几个推测中,大多是和码头、纤夫和船工文化有关,区别无非是在  重庆  、  泸州  还是  自贡  罢了。

扯来扯去,毋庸置疑的是:火锅起源于川渝的长江沿岸,被纤夫和船工所钟爱,后经发展渐渐登上了大雅之堂。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是长江之滨的码头文化,最初涮的东西自离不开长江里的东西了。

畅想下在那古老的岁月里,忙碌完的纤夫与船工,聚在一起,将血旺、下水等便宜食材和河鲜煮在一锅,升腾的热气里,是市井中为数不多的美味与欢乐。

火锅在川渝之地盛行的如今,鱼火锅一直是一个经久不衰的主题。今天的午饭想体验一把川蜀的码头文化,地点就选在了必吃排行榜上,致民路上的鱼夫鱼仔火锅餐厅。

在这座美食之都,每一种食物都有自己的文艺气质。餐厅室内的装修很有特色,看得出来,这种气质是属于川人的码头和老  成都  的市井。渔网、斗笠、蓑衣、小船,虽略显古旧,却有种历史的沧桑感和回忆里的温馨,仿佛走进了江滨的小渔村,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围在炉边,亲切又热闹。

锅底铺满了鹅卵石,外周一圈设计成了木制的转台。这鱼火锅和鹅卵石有什么关系,你别说,他们家的味道之所以出名,关键就在这鹅卵石上了。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8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