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头图
日本 | 但愿呼我的名字为旅人
19-11-20 浏览 · 52 回复
我酒既旨Lv30

6篇游记,3373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19-08-21
  • 人物 一个人
  • 出行天数 21
举报

回想起来,那天我碰上的每个人,似乎从一开始就看出了我跑来三浦是想干点什么。每个人。

花铺的老伯,坐在建筑工地上的中年男子,驾驶着铃木小货车的管理人。“HIDE?”他们问。我点点头,他们便都心领神会地笑了,然后指给我看怎样才能找到你。

等我把特地为你挑的红玫瑰同 卡萨布兰卡 百合,小心地插进盛着清水的锡皮桶中,这才发现,我太过紧张,以致于把包花用的白牛皮纸揉搓得皱皱巴巴的。

“倘若泪珠可以筑成旋梯,记忆可筑成长巷,我必走路去天国,夺你回来。”

按下松本家的门铃的瞬间,我不禁有些后悔,到底不该这样冒冒失失地找上门来。

HIDE妈妈热情地接待了我。

玄关的立柜上,摆满了“秀娃”。墙上到处挂有HIDE的艺术写真。HIDE设计的透明speaker,HIDE妈妈特地接通电源,陪我听了一支《Eyes Love You》。有HIDE声嘶力竭地叫人起床的老式闹钟,HIDE妈妈把那录音放了一遍又一遍,“还怪有趣的吧。”说着又放了一遍。HIDE妈妈如数家珍地向我展示着HIDE的天马行空,还把地上Yellow Heart的积木熊摆弄成弹吉他的姿势好让我拍照。

“HIDE啊,走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我老啦,他还是这样年轻,他将永远这样年轻。”

末了,她出神地望着你粉发的半身像,如此说道。

常常我人回到了家中,灵魂却还在调皮地满世界游荡。

盛夏, 欧洲 偏远小镇的喷泉广场,问雪糕车买Lemon Sorbert,有时也吃Pistachio Gelato。深冬, 北海道 ,人满为患的酒馆,要 那不勒斯 意面和新鲜水果鸡尾酒。

梦,是她随手写来的明信片。只言片语,地址不详。

她没有迷路,她一直记得回家的路。她只是接受了漂泊。

三十年前, 东京 下了一场雨。

先生集结的五人乐队X,发行了名为《BLUE BLOOD》的新专辑,妄图从地下进军主流。谁都没想到的是, 日本 的音乐产业史就此改写,视觉摇滚开始大肆风靡世界。

1992年,XJAPAN在东蛋连着开演三日,成为当时本土乐队中的先驱。1993年,XJAPAN再登东蛋,创下连续五年在东蛋开跨年live的记录。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 亚洲 ,XJAPAN宣布解散。1998年,吉他手HIDE意外离世。1999年,明仁天皇即位十周年,先生献曲《Anniversary》。2007年,XJAPAN重组复活。2011年,贝斯手TAIJI因故身亡。

……

三十年后,Evening with YOSHIKI 2019 in Tokyo。我注视着先生在《I'll be your love》的乐声中拨开人群走来,我感受着先生的手似流水般从我的掌心滑过。

雨还在下着,还将下上许久。Endless Rain。

其实我是有点儿惮怕 东京 的。

她就像是住在一个街区上的有点儿神神叨叨的不甚省心的灵媒邻居。人们对她的看法莫衷一是,有人叫她迷得神魂颠倒,有人提起她就咬牙切齿。

新宿,代代木,原宿,涩谷,代官山,表参道,六本木,银座,秋叶原,浅草,是她锦袍上令人啧啧称奇的花纹绣样。 东京 塔,天空树,明治神宫, 东京 巨蛋,武道馆,根津美术馆,是她片刻不离身的让人眼花缭乱的佩饰道具。

不少人慕名来找她,解签,占卜,找丢失的物件儿,续梦,买稀奇古怪的药丸。

我总是躲她远远的。直到这天她找上门来,问我是否愿意去她那里坐坐。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233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