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头图
寒色依浓,秋满巴黎(超详细攻略19.9.21-9.25)
19-10-08 浏览 · 1 回复
张宸源Lv15

13篇游记,2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19-09-21
  • 人物 情侣/夫妻
  • 人均费用 16000
  • 出行天数 15
举报

因为我和成真大哥都喜欢逛博物馆,所以这次行程我们主要安排在博物馆和教堂。在开始行程之前,我做了详细的攻略,提前熟知行程的各项细节,也详细了解各大博物馆藏品的“前世今生”。    

day1 初到巴黎 遇见黄马甲游行

      到 巴黎 戴高乐机场后,我们先去的旅游咨询处,购买 巴黎 博物馆通票 Paris museum pass  4日,一共62€,买通票地点是在戴高乐机场 T1到达层4口;T2c到达-出发层5口;T2d到达-出发层7口;T2e 到达层7口;T2f到达层11口。买完通票后,我们本想从戴高乐机场乘坐RER B Gare de Massy Palaiseau 直接坐到Port-Royal,到民宿办理入住。
       但 巴黎 的地铁真的不太行啊,到处都在修啊停运啊啥的,我们一进地铁就看到大大的标牌,告诉我们本站RER停运了,需要%&¥&*#乘坐&*¥%,(看不懂啊),稀里糊涂被带到RER-D线的中转大巴上,然后被带到了RER-D线戴高乐机场站的下一站,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语言不通,我们只能一直用蹩脚的英文问路,最后我们选择从RER D换乘RER-B线 。那附近黑人成群,我们问路的时候,成真大哥的背包最外层的小兜被人打开了,索性只有放在里面的湿巾被偷走了。 还好提前有所准备,把现金都藏好了。不得不说 巴黎 的RER线远郊区的站点还是很吓人的。
       到达 卢森堡 公园站后,一出地铁,就混进了在黄马甲游行队伍里,声势浩大、摩肩接踵 不远处还有枪声和类似催泪瓦斯的不明气体飘过。跟着队伍走了一阵子,看到一个岔路口,我们果断走开了,一出队伍,就看见特警已经真枪实弹的武装好了 ,盯着我们看了一眼,觉得我们人畜无害,就放我们走了,也算是见证了 巴黎 的游行了。事后告诉朋友,朋友说这次游行都上新闻联播了,还挺大的,不知道使我们的幸运还是不幸
       中间还有插曲,因为爱彼迎APP自带的地图显示的坐标是不够精准的,我们绕了两个街区都没有找到住处,正好当时走到了游行的路上,我舔着脸向一位带着铁臂背着枪的特警问路,特警大叔用英文给我指路,但他指的是我们刚刚来时的错误的路,后来我们把房东给的地址输进谷歌地图里才找到。
图中是一批批警察和警车前往游行的路口。还有一个奇特的现象, 巴黎 的警察开啥车的都有, 比如 汽车、摩托车、助力车、平衡车、自行车、马车……

       到民宿放下行李后,我们绕开黄马甲游行的队伍,前往先贤祠、 巴黎 圣母院、塞纳河、西岱岛。 巴黎 圣母院只看了外景。因为时间比较晚了, 巴黎 古监狱和圣礼拜堂关门了,没能进去。

       先贤祠Panthéon
       Panthéon源于 希腊 语,最初的含义是“所有的神”。这类的建筑,通常以供奉诸神而著称。例如公元前五世纪古 希腊 人修筑的 雅典 巴特农神庙(Parthenon)、 意大利 万神殿。先贤祠于1791年建成,是永久纪念 法国 历史名人的圣殿。它原是路易十五时代建成的圣·热内维耶瓦教堂,1791年被收归国有脱离宗教后,改为埋葬“伟人”的墓地。1814年到1830年间,它又归还教会。先贤祠中的艺术装饰非常美观,其穹顶上的大型壁画是名画家安托万·格罗特创作的。1830年“七月革命”之后,绘画的主题改变,先贤祠具有了“纯粹的爱国与民族”特性。先贤祠内安葬着伏尔泰、卢梭、 维克 多·雨果、爱弥尔·左拉、马塞兰·贝托洛、让·饶勒斯、柏辽兹、安德烈·马尔罗、居里夫妇和大仲马等。截至2018年6月,共有72位对法 兰西 做出非凡贡献的人享有这一殊荣,其中仅有11位政治家。
十八世纪时,国王路易十五穷奢极欲,挥霍无度,针对人们的规劝,他说了一句千古名言,“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1744年,路易十五生了一场重病,命在旦夕。他在病中祈求 巴黎 的保护神圣吉纳维夫保佑,并且许愿,如果活过来,一定建造一座更加宏伟的教堂供奉她,以感谢上帝、感谢她。真的出现了奇迹,他活过来了。经过长期的筹备,1764年,他亲自为这座教堂奠基。可是他终于没有万寿无疆,而滔天的洪水 也终于澎湃而来。竣工后一年,大革命时期(1789-1794年)的制宪会议就决定把它从教堂改为存放国家名人骨灰的祠堂——先贤祠,1790年 法国 大革命已经如火如荼,路易十六全家很快就要被杀头,到处都在杀教士、毁教堂,圣吉纳维夫的骨灰也被抛进了塞纳河。后来又经过几次反复,直到第三 共和 国时期(1870-1940年),从安放雨果骨灰开始,再度改成国家名人祠墓,并一直保持。 公元507年,国王克洛 维斯 皈依基督教,并修建了一座教堂。教堂中预留了将 来安 葬自己和王后的墓室。公元512年时,曾经领导人民抗击外族侵略,拯救了 巴黎 的女孩子吉纳维夫被安葬在这座教堂,并被奉为 巴黎 的保护神,又被教会封为圣人。
       幸运的是,这座还没有成为教堂的教堂没有被狂热的革命群众捣毁。革命权力机构“国民公会”决定把它改做纪念堂,安葬伏尔泰、卢梭以及其他革命先贤伟人,以鼓舞民众,集聚民气。 欧洲 的教堂本来就建有地下室以安葬圣人,这一部分是现成的。只要在地面部分稍加改造就可以让它还俗,就可以把这座封建帝王的宗教建筑变成为新时代的革命圣地。于是,就有了现代所见的先贤祠:大门正面,门楣上镌刻着几个大字,“伟大人物,祖国感恩”;下面的柱廊是表现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浮雕;进入厅内,墙壁上和穹顶的油画不再完全是宗教内容,而主要描绘的是法 兰西 历史事件;正中本该是供奉耶稣的位置矗立着一组“国民公会”大型群雕。
       本堂与侧廊之间的上部设计一反传统基督教教堂的作法,不用拱顶,而用带帆拱的扁平穹顶。中央穹顶是立面最突出的部分,直径达21米,有三重结构。内层穹顶上开圆洞,空间直达中层穹窿,其顶离地近70米。1849年,物理学家傅科利用从穹顶上悬下的摆锤,完成了著名的证明地球自转的实验。穹顶外包铅皮,由高大的鼓座承托。鼓座外部环绕 科林斯 柱廊,由于柱身比例纤细而且根根独立,因此显得秀美有余而雄浑不足。
       进入地宫,伏尔 泰和 卢梭安葬在整个墓群最中心、最显赫的位置。伏尔泰的棺木前面耸立着他的全身雕像,右手捏着鹅毛笔,左手拿着一卷纸,昂首目视虚空。棺木上镌刻着金字:“诗人、历史学家、哲学家,它拓展了人类精神,他使人类懂得,精神应该是自由的。”与伏尔泰相对而立,是卢梭的棺木。卢梭一切思想的理论基础是他的自然法则理论。为师法自然。从正面看,庙门微微开启,从门缝里伸出一只手来,手中擎着一支熊熊燃烧的火炬,象征着卢梭的思想点燃了革命的燎原烈火。他的社会契约和主权在民思想成为法 兰西 共和 国的立国思想,也已经成为当今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的立国思想。
祠里深处,多是二人一室、四人一室。卢、伏二人不远处便安息着 维克 多·雨果,他的室友是一位作家、且曾为德雷福斯鸣冤而流亡英陆的左拉。
        法国 人对于入葬者的选择非常严格,所有入葬者都经过了长期的历史检验,伟人们往往都是逝世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才迁葬进来。而在大革命中匆匆入葬的革命先贤,往往经不住历史的检验,又被迁往他处安身。先贤祠入葬的只有七十二人,其中真正跟 法国 大革命有关的伟人只剩下伏尔 泰和 卢梭了。
最新迁入先贤祠地宫的,是大仲马。2002年,他的骨骸从老家的坟茔中起出,迁葬第二十四号墓室,与雨果和左拉同处。这时距他去世已经一百三十年了。可许多人还是对他的迁入不满。因为大仲马的文学地位虽然崇高,却属于通俗文学,类似于 中国 的金庸。可以这么说,大仲马是 法国 、是全世界的金庸,而金庸则是汉语世界的大仲马。再说大仲马的私生活也不太检点——小仲马被他称之为自己平生最杰出的作品,也只不过是他的三个非婚生子之一。

       西岱岛
       公元前一世纪,高卢部落的 巴黎 人在塞纳河中的小岛安家落户,之后小岛成为西岱岛,由此创造了吕代斯城。公元五世纪, 巴黎 诞生,六世纪,克洛维成为法兰克人的第一位国王,并将西岱宫作为其王室宅邸。他的儿子希尔德贝尔特下令修建了 巴黎 的第一座大教堂。在十世纪末,卡佩王朝的第一位国王于格卡佩,将其顾问会议与行政管理机构安置在西岱宫中,西岱宫由此成为了王权的中心。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85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