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打开APP
头图
【版图】(203)——【漫游德意志,突然的自我】(德国)
2019-01-05发布 2762浏览
假装在地球Lv45

245篇游记,5624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18-11-10
  • 人物 一个人
  • 人均费用 10000
  • 出行天数 7
举报

《万万没想到》之德意志篇

前两年写 巴厘岛 游记的时候,在游记开头弄了一个《万万没想到》之 巴厘岛 篇,万万没想到还挺受欢迎。

于是,我就想着把这个万万没想到的招式推而广之,在以后的游记里多用、用好,争取让大家都来给我点赞,万万没想到的是两年过去了,生活和旅行竟然都如此平淡,没有一点曲折或反转的波澜可以拿来写一下。 

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心如止水,对于苟延残喘、平淡无奇的生活已经不抱任何希望,觉得未来二十年都不会有改变的时候,原本尊敬、敬仰、仰视、视若导师的老领导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化身为最让人无法忍受的那一类人,以风卷残云的速度把一个好端端的希望彻底送上了不归路,当然也包括我原本已经计划好的未来二十年 。 

万万没想到的是,老领导在用资金困难的借口把一大批劳苦功高的员工清退之后,竟然开始放飞自我,花了可以养活团队好几年的费用去重新装修前几年刚装修的办公楼、请十分牛逼的老师给他写报告文学、独家承办不靠谱媒体的不靠谱会议,完全不像兜里没钱的样子。与上面这些牛逼的事迹比起来,借着 德国 搞展会的名义,花点钱出去考察一下,就算不了什么大事件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本来只是打算看老领导在国外表演的本人,临时由于私人原因,竟然也要去 德国 玩耍,但是看下自己要去的城市和展会城市离着很远,于是又释然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一贯身体健康的老领导在 德国 居然生病了,病的还很重,各种病痛难忍、鞠躬尽瘁、抱病工作、得不到亲友理解的文字出现在微信群里,引得那些已经离开的好心员工都纷纷表示关怀,而我,也对于自己不好好工作私下跑出来晃荡的行为感到深深的自责,于是只能找了张几个月前酒局残局的照片发到微信群里,表示从 苏州 客户这里给老领导发来诚挚的慰问。 

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距离 苏州 一万里之外的 德国施万高新天鹅堡 ,距离开展会的 德国 城市和那间反复出现在微信群里的医院也有几百公里之遥,我竟然和老领导迎面碰上,山上的风很凉,上山的路也不好走,也没有什么值得考察学习的东西,应该不是那些重病还在操劳工作之人该来的地方。

看到老领导面色红润,完全不想有恙的样子,我这就放心了,也不枉我专程从 苏州 出发,转机到 德国 来看他。什么,十个小时前我明明还在 苏州 陪人家喝酒,这是小事情,不重要。什么,我怎么知道老领导会出现在 新天鹅堡 ,还有我为什么还带着笨重的单反相机,这也是小事情,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是心意到了。

慕尼黑=汽车+足球+啤酒

如我这般从远古走来的八零后男性球迷,在那个网络靠电话拨号、地方卫视体育频道一坨翔的青铜年代,看球只能依靠中央五套的德甲和意甲转播,国内数量众多的AC 米兰 、国际 米兰 、尤文图斯、拜仁 慕尼黑 球迷就是在那段简陋又热血的岁月里培养出来的。相比列强纷争号称“小世界杯”的意甲,还是拜仁 慕尼黑 在德甲里一骑绝尘,提前个七八轮夺冠基本上属于常规操作,对于只是想要找个主队每个星期爽一下的假冒球迷来说,喜欢拜仁算是比较保险的选择。

尽管我的主队情节早就移情别恋去了别的地方,但是拜仁作为那个年代里第一支令我为之欢喜或神伤的球队,已在我的内心深处留下无法磨灭的印迹。 尤其是2000-2001那个赛季的 欧洲 冠军杯,卡恩、帕特里克·安德森、林克、库福尔、利扎拉祖、 萨尼奥尔、杰里 梅斯 、哈格里夫斯、埃芬博格、萨利哈米季奇、绍尔、埃尔伯,这些早已成为历史的名字,我和那些一起熬夜看球的兄弟,永远都不会忘记,因为那是属于我们那一代的青春,澎拜而躁动,青涩又纯真,虽已远去,但铭刻在心。

慕尼黑 ,我的 德国 之行,就从你开始吧,正是为了那支叫作拜仁的球队。嗯,是不是很有仪式感?年纪大了,就喜欢搞些这种有的没的。

多哈慕尼黑 的航班上,彻底睡了个头重脚轻、半身不遂,连续在飞机上捱过两个晚上,身边坐的都是体味扑鼻的 欧洲 大叔,之前还担心自己在 多哈 暴走出了太多汗会影响其他乘客,现在看来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就算在 多哈 机场不找地方洗澡,估计身上的味道也超不过那些已经喷了二斤香水的 欧洲 人。只是苦了我这点老大不小的身板,为了尽量贴近弦窗,离那些人形生化武器远一些,就得把身体扭曲成更加无法言说的形状,在《莲花宝鉴》里都没有见过,以至于一觉醒来,感觉自己已经变身成了奥特曼,嗯,凹凸man,就是不知道怪兽在哪里? 

今天 慕尼黑 的地面温度是-5℃,跟着一群全副武装的 德国 群众下了飞机,哈气成冰还谈不上,可是哈气成雾却已经朦胧了我的眼睛。在这种寒冷凌晨,还要哆哆嗦嗦去坐摆渡车是一件极其不人道的事情,尤其是对我这种短衣短裤的外国友人。在 香港 机场把行李直挂 慕尼黑 ,当时的我有多轻松愉快,现在的我就有多悔恨幽怨。 

仿佛开了一个世纪以后,摆渡车终于喘着粗气停下来,好不容易进入 慕尼黑 机场的边检大厅,嗯,说是大厅,实际就是四个窗口的小小空间,其中三个窗口是给欧盟旅客准备的,剩下最靠边的一个窗口是面对非欧盟旅客。我排在一个有着巨大臀部的 东欧 大姐身后,也不知道她的护照有什么问题,总之检查了二十几分钟,然后就有其他工作人员把大姐请到一旁小黑屋去详谈。不知为什么,我竟然开始担心那个大大的臀部和小小的门口会发生什么不大好的误会。 

终于轮到我了,我尽量面带和煦的微笑,把护照递进窗口。窗口里的小姐姐身后坐着一个小弟弟,看样子这么年轻的小姐姐都开始带新人了,小姐姐看了我一眼,可能觉着我带着微笑却又忍着寒冻的表情有些狰狞和诡异,便扭头跟身后的小弟弟说了几句话,意思应该是看我给你示范一下询问嫌疑旅客的套路,然后便开始问我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去干什么,干多少天,接着还要看回程机票,宾馆订单等等,我只能一一如实回答,又从背包里掏出各种文件递进窗口给人家审查,小姐姐一张一张翻给小弟弟看,同时还小声做着各种解释。其实我并不反对这位很养眼的制服小姐姐把我当作教具来用,多陪你聊聊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要是能考虑一下我眼下穿着很简单的实际情况就更好了。就在我差一点成为因为穿少衣服而作死在 德国 国门之外的第一人时,小姐姐终于完成了教学工作,在我的护照上盖章,递还给我,笑着对我说,Welcome to Gemany. 

取上行李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自己里三层外三层给包起来,马上就变得臃肿了,这种强夫瞬间变大熊的感觉,只有那些坐上飞机穿越寒暑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得到。德意志,我来了!

国内吃瓜的群众们都在说 迪拜 的出租车是豪车云云,还配上很多极其拉风实际驴唇不对马嘴的照片,据本人亲测, 迪拜 的出租车明明就是丰田的天下,相反只要来 欧洲 尤其是 德国 一趟,就会发现这里的出租车的配置才是低调的奢华,基本标准是奔驰加宝马,真不愧是豪车的王国,要是很小几率打到个大众,实在是一种吃多了鹅肝鱼子酱腻得慌来份清淡的野菜换换口味的美妙感觉。 

见我这个人形粽子拖着箱子走出机场,排在最前面的出租车大姐一扬手丢掉手里的香烟过滤嘴,很优雅地看着我上车,然后她也脱掉呢子大衣,上车,打火,直奔 慕尼黑 市区而去。

入冬后的 德国 是阴冷的,路旁田野里的树木大多掉光了树叶,只留下纷乱交错的枝桠,乌鸦在天空飞舞,孤独的电线在空中穿梭,就像一副忧伤的画。我默默望着 巴伐利亚 的冬日郊野,这里的景色跟我想象中一模一样。唯一有些出入的是,我不知道 慕尼黑 的出租车跳表这么彪悍,当我到达目的地,计价器上显示的数字是91欧元,这是一个同样让人悲伤的数字。

慕尼黑德国 巴伐利亚 州的首府,是 德国 南部第一 大城 ,全 德国 第三 大城 市,仅次于首 都柏林德国 最重要的海港城市 汉堡 。这座城市永恒的主题有三个,足球、啤酒和汽车,这也是我这次 慕尼黑 之行的主要目标。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404
目录
404
115
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