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网首页
打开APP
22MAR2013
蜂首游记
头图
独行缅甸:一个有蒲甘和昂山素季的国家(合集,共33篇)
2013-03-02发布 31281浏览
图有其表Lv19

5篇游记,330粉丝

我的出行信息
  • 出发时间 2011-08-03
  • 人物 一个人
  • 人均费用 4000
  • 出行天数 8
举报

做了一个合集,发现我一共在 缅甸   七天,却用了一年两个多月去写。感谢窝主把本篇列蜂首。我的微博: http://www.weibo.com/xiaoguang   





 


行走 缅甸   (一):封面


想起胡适的那句话:在这欲去未去的夜色里,努力造几颗小晨星;虽没有多大的光明,也使那早行的人高兴。

我很喜欢这张图片,看到光,就有未来,就有春天,就有一切。



摄于 曼德勒   


行走 缅甸   (二):序





对于 缅甸   这个国家,我几乎没有任何概念,除了昂山素季这个名字外。促使我决定去 缅甸   的原因并不单单因为这个名字,还有一个叫 蒲甘   的古城。


去年夏天,我由于有公差要去 广东   ,临时决定去一个 东南亚   国家看看,因为我两年的时间几乎没有怎么出门,正好散散心。翻看Lonely Planet 东南亚   卷,最后选择了这个没有任何世界遗产的国家,但:她的 蒲甘   古城堪比吴哥,她有一个“ 亚洲   最美的女性”昂山素季,她的 仰光   大 金塔   是我中学历史课上的一个符号,她曾经的称号“ 东南亚   的明珠”和现在沦为“富饶中的贫穷”,她的军政专权和西方抵制,她对于我的陌生,这些都吸引着我。


当然,还有佛教文化。 缅甸   是一个几乎全民信佛的国家,孩子们都要在未成年前都有一段做沙弥的经历。 缅甸   人信奉的为上座部佛教,我们一般将其归入小乘佛教,但 缅甸   人不认可这种有贬义色彩的表述。


在一本关于 朝鲜   的书里面,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朝鲜   某高官访问 缅甸   ,他问陪同的 缅甸   官员:“你信佛吗?”

“信,这里信佛的人分两类,那些无知的群众真的相信佛能治百病,但是像我们这样有知识的人不信那一套。”

“那你为什么信佛呢?”

“为了内心的平静。”

“内心的平静?”

“想到死,谁都会恐惧。相信佛,祈求永生。”


从这位军政官员的口中,能够理解到昂山素季“非暴力,不合作”的土壤和最近一段时期的变化。在七天的短暂旅程中, 缅甸   人的 平和   和安分虽不是独特的,但对我来说还是很亲切。我从来没有担心过会在这里有什么意外的发生,留给我的是惬意的放松心态和些许的探秘惊喜。


七天内,我走了三个城市: 仰光   、 曼德勒   和 蒲甘   ,时间所限没有去同样著名的 茵莱湖   。除了购物( 缅甸   玉),一共花费不到3000元。为了节约时间,三个晚上都是在车上度过,四天的住宿费不到500元(含早餐),门票一共花费100多元,只有晚餐我才奢侈一把,那比起 北京   的饭馆也是too便宜,sometimes可口。


一个穷游者就是这样走在路上。


此为序。真正的开篇以造访昂山素季家开始。


行走 缅甸   (三):决定去昂山素季家





去昂山素季家的想法是旅行前就有的,可是在去年的7、8月份,昂山素季在 缅甸   还是有些敏感,我作为一名游客,不想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情。但在 缅甸   之行的前几天,我有意地与当地人谈起这位女士,尤其是碰到了两位特别的 缅甸   人,促使我决定在回国前去一趟。


这两位 缅甸   人,一位是导游,一位是 缅甸   的异见艺术家。

缅甸   之行的惬意之一就是她的游客不算太多,但我却交了一个 西班牙   的朋友,至今还在通信,他的照片拍的非常好。我们在 缅甸   不期而遇了三次,在第三次碰见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的导游,一位会说 缅甸   语、英语和汉语的30多岁的女士。由于和她的交流,我去了 仰光   大学(一个不允许境外人进入的禁区,虽然这位女士给我如何进入的建议没有起作用),还有她告诉我昂山素季家的具体位置。


遇到那位异见艺术家更是巧合。在 蒲甘   的最后一天,我骑个自行车漫无目的地闲逛,不再追逐Lonely Planet上那些重点推荐的寺庙,来到了一个没有很少有游客的寺庙。没有两分钟,一个年轻人骑着一辆摩托车也来到这里。当我看见他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地方我没有白来。他穿着一件印有昂山素季素描的T恤,这是我在 缅甸   公开场合唯一看见的昂山素季的标志(还有一次,是在一个人的家里看到的照片)。


我走上前去,指着他的T恤,就这样,我们聊了半个多小时,他的英文很好,至少比我好不少。他告诉了我他的家庭情况,他的父亲因为加入了昂山素季的民盟,1998年被军政府关入监狱8年,被打断了6条肋骨,他的母亲被打的头上缝了24针,由于贫穷,他的哥哥在一次重感冒中无钱医治而死。2007年,轰动世界的 缅甸   全国范围内的抗议军政府行动后,他和父亲被关押了22天,同时,他的母亲被军政府弄残了手和右腿。


他平静地讲他的故事,并指着他摩托车上的一个剪影的贴纸问我,你看出这是谁了吗?我不知道答案,他告诉我这是昂山将军。 缅甸   的国父用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他身上这件印有国父女儿的T恤也是他自己画的。他告诉我,你稍等一会儿,我送你一件。


我向他问起了昂山素季的情况,他告诉我,前一段时间,她和她的儿子来 蒲甘   了,——以非正式的形式,却得到了当地人热情的欢迎。接着,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些照片,都是昂山素季来 蒲甘   时照的,其中有一张是他给昂山素季拍的一张单人照片。他说,这张照片境外某家媒体(忘记哪家了)想买,他没有卖。


我们又聊起了 中国   ,他对于 中国   的一些情况也有了解,而且他也为 中国   的某位人士(河蟹一下)素描过。


我问他第二天我会回 仰光   ,如果去昂山素季家有没有问题?他告诉我没有任何问题了,而且她还有可能会见你。要知道,在当时任何的攻略中,去她家都是不建议的,甚至不能在家门口附近逗留。


一次难忘的交谈决定了第二天一次难忘的经历。



正在加载更多内容...
684
目录
684
422
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