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Nov
2012
转山---走在贡嘎的朝圣之路
2012.11.19发布·11.3W阅读
柿子

其实没有开始,只有周而复始

目的地

贡嘎

出行时间·天数

-

人均费用(人民币)

-

【本文将刊发在即将出刊的雲爆弾第五期杂志上,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起
  
 那天早上一睁眼,就是大雾弥漫;
 那天早上一出发,就是连续爬坡;
 那天早上刚到垭口,阳光晒开了天,寒风吹走了雾
贡嘎  山横呈在云雾之端。
  
        这是梦里也没有见过的景象,站在云的上面,有的队员哭了,有的在笑、有的在叫。这些天一群天
南海  北的都市人在贡嘎  的诱惑下走到了一起,一起经历高原反应,一起走出暴风雪,一起发烧感冒,一起爬雪山下冰河,一起,被蜀山之王眷顾,在神山脚下撒欢。

        序
        有 人说,旅行的意义是为了逃避一段记忆,驴儿们听了肯定会说这样的人不如宅死算了。对驴儿们来说,旅行就是撒了欢儿的往大野地里跑,什么物质崇拜,什么时尚 流行规矩打卡办公室政治统统丢去冰冻星球,到了有钱也买不到馒头的大野地,富二代官二代一个个打回原形,都是赤条条来到人世的孩子,两条会走路的腿,两只 能干活的手,和一个装着家的大背包,行者无疆。驴儿们似乎吃得了任何的苦,驴儿们为能居于高山原野间而自豪。驴儿们说,生命本该如雄鹰般翱翔于天地,驴儿 们说,不呼吸自由的空气,会死!
  
        这儿有九只驴,在都市里憋了一年,终于十一了,甩甩膀子向自由出发吧,奔向我们的朝圣之路,奔向梦中的
贡嘎  。
  
 第一天    跑马溜溜的山呦
      
        从 
成都  到康定  的大巴,远离俗世后就一头扎进了318国道的高山流水之中,高山就是那高呀么高万丈的二郎山,水就是汹涌的雅江  岷江大渡河  。由于洪水泥石流常年 给国道添砖加瓦,318的养路工人永远也不会失业。我们原本7个小时的车程就被二郎山前的泥石流硬生生拖延成了13个小时,到康定  的时候早已天黑闭市,采 购物资的计划只能顺延到第二天上午,这意味着我们失去了徒步至少10公里路程的时间,赶脚是不可避免的了。
  



 (被泥石流阻断的车流)
  
      到了
康定  ,康定  贡嘎  国际青年旅社的草原狼大哥接了我们去他旅社放东西,我们找了家川菜馆吃了出发前最后一顿“人间”的饭,算是过了中秋,康定  那晚没有月亮,据说这些天都在下雨,有点担心前方的路。
  



      (
贡嘎  国际青年旅社)
      饭后。狼哥开车送我们到距离
康定  10公里的老榆林  乡的次郎多吉藏家客栈住下,藏族阿妈送上了香浓的酥油茶给我们解乏,大家重新一一确认路线(大巴造成的延迟如何补救)、马匹、车辆、住宿等细节问题,睡时已是深夜。
  


推荐游记

  • 贡嘎深呼吸 -- 记2011年贡嘎徒步穿越

    种种顾虑,种种不靠谱,本以为此生和 贡嘎 无缘了,但好事多磨,峰回路转,距临行前半个月时终于尘埃落定! 贡嘎 ,我来了~ 相信很多人都是被“墨汁”这张广为流传的照片忽悠去 贡嘎 的,我们也不例外 9月28日 北京 西客站 到 北京 西站送第一批 贡嘎 先遣队上火车,那一刻的情景仿佛又回到了去年 西藏 临行前。 这次我们一共12人:星空、榛榛、奶茶、小松、雨田、红舞鞋、黄精灵茹茹、黄小点、望涯、卉卉、炒鸡蛋、藕荷色,其中有5人是去年 西藏 的原班人马。 出于安全考虑,我们跟了 四川 八千里户外俱乐部的 贡嘎 全线活动,全队一共26

    炒鸡蛋

    123515 1266
  • 啸长歌 一生一贡嘎 不虚行——2016贡嘎大环线穿越之旅

    满江红 贡嘎 蜀山之王, 贡嘎 山,摩云擎天。 方万里,雪岭相连,群峰作伴。 幽林葱茏蔽日月, 碧海绿湍映光天。 须晴日,看落日西沉,照 金山 。 翻垭口,越激流,走横切,跨冰川。 在其中,莫辨天堂人间。 巴望海水洗吾心, 木格措清濯魂灵。 啸长歌,一生一 贡嘎 ,不虚行。 这首《满江红 贡嘎 》,是我对此次 贡嘎 之行的全面印象。说到此次 贡嘎 全线穿越之行,还要从去年的七藏沟穿越说起。2015年也是10月中旬,我参加了七藏沟徒步穿越。途中,队友阿鸿、米粒和紫玉不止一次的向我说起 贡嘎 的美丽、壮阔和震撼,让我在那时就已经

    木四点

    5824 23
  • 红岩顶 与贡嘎雪山的浪漫邂逅

    写在前面的话 一直以来的人生信条是:努力工作且不将就生活。工作时务必竭尽全力,工作以外的时间,生活务必有趣。 于我而言,最有趣的生活莫过于走过一段段新的路,看见一场场新的风景,听见一阵阵新的成长独白。 我想以后我一定会怀念近几年的时光,这段自由自在、随心而活的日子。 登山 早上从 重庆 出发,一路堵堵停停,到达山下已近黄昏。 红岩顶尚未开发,上山的路是一片原始山林,脚下本没有路,走的驴友多了,便成了一条淅沥沥的路。 天色已晚,上山路途中没有任何照明,一旦天黑,将会更加艰辛且危险。 知道要爬山,但不知道是

    Mei

    5380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