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提及地点

巴黎橘园美术馆

在卢浮宫旁的杜乐丽花园中,有一座小巧精致的美术馆,被誉为“印象派的西斯廷教堂”,以印象派代表性大师莫奈的八张巨幅睡莲闻名。可以说这是世界上最适合感受“印象派”之精髓的地方了

博物馆速写

橘园美术馆作为奥赛博物馆的分馆,在塞纳河右岸的协和广场旁,与奥赛博物馆隔河相望,离卢浮宫百步之遥,细长的罗马式建筑,相对奥赛和卢浮宫来说不太显眼。一层是莫奈亲自设计的巨幅睡莲展厅,另一层收藏了塞尚,雷诺阿,毕加索等印象派大师画作。

巨幅睡莲组图是莫奈为了庆祝世界第一次大战结束而送给法国政府的
希望人们能从中找到久违的平和与宁静,莫奈也视此为自己唯一可以参与这场伟大胜利的方式。(一战期间,莫奈在工作室画睡莲,他曾说当许多人正在为国捐躯时,他还在考虑该用哪种颜色和笔法,所以我们在欣赏睡莲的时候,或许不会知道在莫奈下笔的那一刻,他也曾充满惊惧与创伤)

橘园官网: http://www.musee-orangerie.fr/en

展厅

截图自纪录片BBC印象派.绘画与革命
截图自纪录片BBC印象派.绘画与革命
截图自纪录片BBC艺术精选系列:莫奈

八张巨幅睡莲首尾相接
按照莫奈的想法,在他去世后的次年,挂在两个宽敞的圆形空间里,
所以可以让睡莲的世界完全的围绕着观赏者,仿佛睡莲的水族馆
两个联通的椭圆形展厅从俯视的角度构成一个“无穷”的数学符号∞
以象征着睡莲境界的无限延展
两个房间的东西方向是从凯旋门到卢浮宫的巴黎历史轴线。
亦在太阳的升落路径上,与八幅睡莲描绘一日之中不同时间的光影相呼应

置身睡莲之中,视觉焦点会一直游走,在各种神妙的笔触和色彩间跳跃
水面上的睡莲,天空和柳条的倒影,光影的闪烁与反射,水天相接仿若混沌初分,神秘而又美妙

截图自橘园博物馆官网虚拟参观系统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试一下橘园官网上的室内虚拟参观,如上图
http://www.musee-orangerie.fr/fr/article/visite-virtuelle-des-nympheas

有故事的镇馆之作

在印象派出现以前,巴黎画界在沙龙的影响下主要崇尚传统的古典画法,追求细致而写实,有复杂而讲究的绘画技法。在1874年的第一届印象派画展中,莫奈参展画《印象-日出》被评论员戏谑为只有个印象而已,而称这些画家为“印象派”。然而随后数年间,印象派名声大噪。

大约十年后(1883),莫奈搬到法国北部,开始创造包含睡莲池塘在内的花园。

花园弄好后,莫奈开始画各种睡莲,早期的作品像这样

1897-1898, 现藏于洛杉矶艺术博物馆

后来是家喻户晓的带有日本桥的睡莲池塘,(家喻户晓的可能原因之一是,莫奈为日本桥的睡莲池塘画了许多版本,散步在世界各大博物馆里,很多不明真相的游客会以为是同一张。另一个可能原因是曾创下莫奈画拍卖记录,1800万英镑天价的,也是日本桥睡莲)

印象派最热衷的题材之一就是捕捉相同场景在不同时间和季节下的光影和颜色变化
因此许多印象派画家都有相同场景下的多张作品
莫奈花园里的这座日本桥就有许多版本,主要在1899-1900间完成(由私人收藏的有更早的本版,而世界主要博物馆里的都是1899-1900的版本)
包括这张在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的,
以及其他的不同但相似的版本还分别收藏于,费城博物馆,华盛顿美国国家艺术博物馆,莫斯科普希金博物馆,芝加哥艺术馆,波士顿艺术馆等

Water Lilies and the Japanese bridge, 1897–99, 藏于普林斯顿大学艺术博物馆

再后来,莫奈的睡莲景别越来越大
也开始更多的描绘水与光的流动而不只是睡莲本身

1906, 芝加哥艺术馆
都在1907年完成 分别藏于以色列博物馆,休斯顿艺术博物馆,东京ブリヂストン(bridgestone)美術館

1914~1926年,莫奈生命中的最后二十年,
众多睡莲作品中,最登峰造极的,是现在橘园里的这组巨幅睡莲

The Water Lilies: Morning with Willows
The Water Lilies: Trees Reflections
The Water Lilies: The Clouds
The Water Lilies: The Two Willows
The Water Lilies: Clear Morning with Willows
The Water Lilies: Setting Sun
The Water Lilies: Green Reflections
The Water Lilies: Morning

橘园的睡莲展厅之所以被誉为“印象派的西斯廷教堂”
莫奈是印象派的旗帜性人物,就像米开朗基罗在文艺复兴时期的地位
《睡莲》的配色与笔触堪称印象派的巅峰
连绵环绕的巨幅睡莲和西斯廷穹顶天堂般的《创世纪》一样让人沉醉到屏息
最让人感慨的,是艺术品本身之外的,作者在创作时的动人故事

米开朗基罗在给西斯廷创作《创世纪》与《最终审判》时,数年间废寝忘食不遗余力,其工作强度超乎常人所能承受,并以严重牺牲自己健康为代价。

而莫奈则是在失去亲人的悲痛中又忍受白内障的困难与痛苦,完成了睡莲

1911年,莫奈的第二任妻子去世,
三年后,在他74岁时,莫奈最心疼的大儿子还有继女也去世了,这一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打响,莫奈的住处也能听到前线传来的枪声,但他说自己宁可死在自己的画前也不愿离开工作室,在担心受怕中绘制巨幅睡莲。
(事实上,印象派的那批同好们,包括大家最熟悉的后印象派的梵高也去世了,当年的一排大师们后来只剩莫奈孤独一人)

截图自纪录片BBC艺术精选系列:莫奈

除了失去亲人的悲痛,莫奈出现越来越严重的白内障,并且担心手术让自己彻底失明,他一直拖着不敢手术
首先伴随着视力模糊一起到来的,是色偏,世界变成一片黄色,蓝色的东西看上去成了灰色
再后来,白内障进一步加深,蓝色,绿色,紫色这些睡莲中广泛运用的颜色他已经无法分辨,只能依赖颜料的标签来识别,或者让助手把颜料按照顺序拜访
最终莫奈不得不靠手术摘除了晶状体,戴上特别的眼镜来矫正视力
但此时的他已经更多地得依靠自己的想象力而不是视力了

莫奈并不愿意让这组睡莲过早面世,直到他于1926年去世,在86岁的时候,画到生命最后一刻

要理解印象派是多么得勇敢,炽热,有创造力,富有革命性,
只需要来到橘园,站在最后一位印象派大师爷爷在生命最后时光,
留给后世的,在当时看来如此狂野,现在看来依旧狂野的,
永远不会被驯服的艺术

背景人物

奥斯卡-克劳德 莫奈

1840~1926,生于巴黎,在八十六岁的生命中,绘画七十年,创作两千幅
从十六七岁起给报刊画讽刺漫画,在家人的反对下开始学画,也曾穷困潦倒靠救济卖不出画,到后来成为印象派的领军人物,始终坚持自己的风格,高质高产,最终留下印象派的传世瑰宝。
除了绘画,最喜欢的是园艺,他曾说自己如果没有成为一名画家,大概会成为植物学家。他曾经在法国四处寻找自然的美景,最后发现最好的方式是创造自己的自然风光,于是开始经营自己的花园。(而且在一战期间也不便出门)
莫奈就像今天的风光摄影狗一样,经常日出时分就起床看天气,如果是好天气就会很开心,坏天气就变得沮丧。

花絮

在橘园博物馆的商店里,有一种可怕的魔方
印着印象派最著名的一些作品,其中当然包括睡莲啦
买回去逼死处女座吧~

想知道更多?

巴黎游记:http://www.mafengwo.cn/i/5379668.html
维基百科:莫奈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laude_Monet
知乎,如何评价莫奈的《睡莲》?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095511
【BBC】艺术精选系列:莫奈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MxNjUyMzU2.html?debug=flv
【BBC】印象派.绘画与革命 全四集最后一集最后15分钟是莫奈,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600749/?p=4


0
举报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