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提及地点

科普向 | 哈尔滨的路名,起得也太野了吧!

在其他地方问路得到的答案一般都是这样的:中山路、建设路、爱国路、复兴路、人民路、红旗路……
但在哈尔滨的问路体验则可能是这样的:南极路、果戈里大街、一匡街、复旦路、一面街、经纬十道街……

如果再回到以前的老哈尔滨,得到的答案则可能更加奇怪:霍尔瓦特大街、尼古拉耶夫斯克街、炮队街、监狱街、高丽街、裤衩街……

哈尔滨人跟您说,您来哈尔滨是来对了,光从路名这件“平凡的小事”上,他们的脑洞就能令你大开眼界。                                

哈尔滨——一个野性路名博览园

外地人在哈尔滨旅游,不管是照着地图看路名,还是在街头巷角拉住人问路,哈尔滨人在起路名时那股彪悍又热情的劲儿总是能让人瞬间消除陌生感和距离感。哈尔滨人起路名非常喜欢“有啥说啥”,瞅见这个地方有啥特点,就直接叫什么名字,从不拐弯抹角整那些虚的。

于1899年开始修建的大直街之所以得名,就因为它横贯南岗区的中心,道路笔直又宽阔。位于大安商厦与中央商城之间的大安街,当初刚修建的时候,附近地势低洼、道路坑洼不平,所以原名大坑街。因初始路面为方石砌筑,就直接叫石头道街,端街比较短所以曾叫短街。

哈尔滨最古老的的街道之一的天一街,旧称裤裆街。顾名思义,这条街是“人”字形,一些当铺、小店就在“人”字形两撇的交点上,咳咳,听起来有些污污的是怎么回事。1933年,因“裤裆”二字不雅,改称天一街,依然是因为形状而得名。

如今已经成为老哈尔滨人回忆的“偏脸子”,位于经纬街偏南新阳路两侧,统称的是该地20多条以“安”字命名的街道,因为这些“安”字头的街道除安德街和安隆街外,其余所有的街巷都偏斜,所以就叫“偏脸子”。

除了从地形特点,哈尔滨还会根据这条路上的行业来命名,一条街上有什么、干什么的一目了然。街上有警察局就叫警察街、有炮队就叫炮队街、有账房就叫账房街、有医院就叫医院街、有监狱就叫监狱街、有中医就叫中医街、卖面包就叫面包街、开妓院就叫桃花巷、做买卖就叫买卖街

这些直截了当的路名里透着冰城人性格里的一股子“笨拙的”认真劲儿和不拘小节的爽利,真是走遍东西南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哈尔滨还有一串“数字街道”:一匡街、二酉街、三益街、四明街、五瑞街、六合街、七政街、八元街,这些街路由北向南依次排列,用数字次序来说明彼此之间同处一个片区“一衣带水”的联系。

南岗区的“宣”字片儿大概应该算是哈尔滨最有文化、最有历史感的街区。宣义街、宣礼街、宣智街、宣信街、宣文街、宣德街、宣武街、宣威街、宣化街、宣庆街、宣和街,连在一起是“仁义礼智信文德武威”。

如果说用中国人名命名是正常操作的话,外国人名的命名可就是对舌头的折磨了。如果不信的话,请跟我念:罗蒙诺索夫街、科洛列夫街、布鲁西洛夫街、高加索街、戈列鲍夫斯基街、尼古拉耶夫斯克街、安托夫斯卡亚街……就问问你,读完这些,舌头打结了嘛?

虽然山水命名在各个城市都不罕见,但用离自己十万八千里的山山水水命名那就是相当的666了。闽江、湘江、汉水、赣水、珠江表示没见过东三省的黑土地,泰山、嵩山、华山表示我们不在哈尔滨,咋也还能被用作命名呢?

不仅是山水,哈尔滨路名还能带您成功体验什么叫做“世界公园”。在哈尔滨1019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你的足迹不仅能踏遍“铁岭”、“吉林”、“鞍山”、“北京”、“阿什河”,还能横越过“日本”、“高丽”、“比利时”。

想要提前系统性地感受高校学术氛围,你还可以来“南开”、“北航”、“复旦”看看,当然,以上也都是冰城的街。

这么野的路名是怎么炼成的

如果说哈尔滨是中国近代历史的一个微雕,那哈尔滨的路名就是哈尔滨沧桑变迁的一个缩影。

清末建设中东铁路,哈尔滨成为国际人口和物流集散地,先后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十余万侨民聚集在这里,十余个国家设领事馆,脑补一下当时的情景,可能上街买个菜、吵个架都是各国语言大荟萃。

像是日本街、高丽街、比利时街这些曾用国名命名的街道,基本都是各国侨民初来哈尔滨市时的落脚点和居住较集中的地区。

不过,虽然侨民来自东西南北,但俄罗斯在其中绝对是无法忽略的存在。最先来到哈尔滨的俄国人,是修筑中东铁路的工程技术人员、家属还有军人。1904-1905年日俄战争之后,东北地区的多数俄罗斯人来到哈尔滨。

1917年十月革命爆发后,大批俄罗斯人流亡国外,其中一些人穿越西伯利亚,把同样冰雪纷飞的哈尔滨当作了第二故乡,在这里生活工作,留下了深深的印迹,哈尔滨的路名便是这种印迹的一个反射镜。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九一八事变,1932年伪满洲国建立,三年后与苏联代表签订中东铁路转让协定,苏联员工撤退。日本的侵占在哈尔滨的地名上也留下了痕迹,地名上有很强的殖民色彩。直到解放后,一些有殖民色彩的街名才都改了名,如协和街改称人和街,靖国路改称和平路,兴满大道改称和兴路等。

哈尔滨的路名还浓缩了冰城光荣的反帝爱国革命传统。1919年第三国际在哈尔滨建立支部,成为爱国志士来往苏联和共产国际的必经之路,先后在这里开展革命工作的有李大钊、周恩来、瞿秋白、张太雷、杨靖宇、赵一曼等人,这些革命先辈的名字也成为了哈尔滨的路名,比如哈尔滨道外区的靖宇街,就是为了纪念抗日民族英雄杨靖宇将军。

资料显示,截至1990年末,哈尔滨市2079条街道中先后有600多条街道改过名称。在冰城的土地上,满清、俄国、日本、东北抗联等各色政治力量轮番登场,铺就哈尔滨沉重的历史,又熔铸在哈尔滨的地名变迁里。

哈尔滨人起名为啥这么直接

虽说哈尔滨野性的地名背后往往有着厚重的历史,但哈尔滨人这么直接、这么“虎”命名自己的街道,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性格里那份豪放与真诚。小伙子讲义气重情义,姑娘们也巾帼不让须眉、义薄云天,吃饭、喝酒、做事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扭扭捏捏

比起委婉地弯弯绕,冰城人更喜欢直来直去打开天窗说亮话,在哈尔滨人看来路名这件事儿或许形象明白、直截了当才最是让人舒坦。哈尔滨人对自己家乡人的这种性格,那也是相当骄傲的:我的家乡有东北人的质感、硬朗、豪气,但是和其它城市相比自有她独特的魅力。这里的空气、气温、味道就像冰冻三尺的松花江河床那样,冬可行使汽车,夏可穿梭舟戈,真如东北人的个性有时温柔如水,有时坚硬如冰啊,用当下最时髦的词语来说,就是一座很给力的一个城市!

哈尔滨人不但自己的小日子过得开心,还是全国人民的著名开心果儿,东北话段子在微博、朋友圈、小视频常年刷屏,不管再看多少次都还能让人捧腹大笑。不管全国多少个城市多少种不一样的风土人情,哈尔滨人永远都能脱颖而出,豪气地讲自

己还是那一种不一样的烟火。即使在路名这件看似不起眼而严肃的“小”事上,冰城还是能打败所有冰山脸让人开心一笑。

0
举报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