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提及地点

英国也有绝佳日料,去伦敦吃米其林三星江户前寿司

想起寿司,大家第一反应一定是去日本?但是对于生活在欧洲的啖客君而言,东京那么远。所以总是很难成行。既然这样,伦敦的正宗江户前寿司也是一个选择,毕竟有那么多不习惯腐国料理的旅者,寿司也成了一个绝佳的旅行体验了。而且在这儿很容易遇到明星哦!

The Araki

说起去伦敦吃寿司,要问最地道的,最高水准的寿司店那么 The Araki 一定是不二之选,毕竟他们家代表着英国乃至全欧洲最高水准的江户前寿司,虽然价格高昂,但是对于手握寿司爱好者来说,在欧洲除去 The Araki 之外并无更好的选择了。这家也是姜文在伦敦拍片的时候常去的地方。

Bluefin Tuna 本鮪

The Araki 是14年十月从东京搬来伦敦的,此前在银座的餐厅已经获得米其林三星的称号,而且荒木さん在东京的餐厅需要提前半年预约才能有位置。虽然刚开张不久我就曾第一次造访这家位于伦敦市区的顶级料理亭,但是平心而论,第一次的就餐体验并没有非常的惊艳,也许是因为很多食材并不如人意的关系吧,但是之后几次三番去 The Araki 之后才逐渐的爱上了这家伦敦最棒的江户前寿司店。

江户前寿司

相较于现在大家提起江户前寿司,第一反应就是在东京的高级日料店中,但是传说江户前寿司是江户的寿司师傅华屋与兵卫在文政年间创造的。寿司师傅与兵卫对以前那种将生鲜水产摆在寿司饭上的寿司加以改良,将施以“煮”“腌”等处理的寿司主料配上醋米饭捏制出了独特的寿司。
据说刚开始的时候,他将寿司放在名为“冈持” 的容器里走街贩卖,后来摆起了摊位,在顾客面前现捏现卖,终于大获成功。

江户的快餐食品“江户前寿司”由此诞生。

图片拍摄于纽约 Sushi Ginza Onodera New York

“江户前”的含义

其含义一是指江户的前面,即现在的东京湾。当时东京湾的鱼类品种比现在更加丰富。对虾、星鳗、虾蛄、章鱼、蛤蜊、蚶子……。江户人大概感到很自豪,所以将自己眼前这片海域内捕获的新鲜水产叫做“江户前”。

图片拍摄于纽约 Sushi Ginza Onodera New York

另外一个意思是“江户前”的“处理”。因为江户时代尚未出现如今这些交通工具,也没有用于保存食材的冰箱和冷冻库。放置一段时间后,原本新鲜的水产也会丧失鲜度,不再可口。于是,人们想出了趁着水产还新鲜时施加“处理”,使之处于比生鲜时更具滋味、更适于保存的状态。具有代表性的技法包括“用盐或醋进行腌制”“蒸、煮”“调味汁浸泡”等。

但是,江户前寿司最大的特点就是——大将当场捏制寿司,并且使用的的原料也是非常简单,归结起来就只有Neta、舍利(醋米)和芥末,所以每一家江户前寿司店都有不同的滋味,因为舍利的温度、醋的酸度、鱼生的风味都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山葵

一家正统的寿司店一定会当场新鲜磨制山葵根来制作寿司所需要的山葵糊, 山葵糊作成后需要封好,有一些师傅会把装着现磨山葵的碟子倒扣于台子上,主要是为了降低山葵于空气的接触,保持水分的同时减缓氧化,以保证山葵送到食客面前的时候仍然保持刚磨出来时的新鲜度,所以每次也只会制作适当的量。

通常大家在市场上销售的所谓 “山葵” (称之为芥末应为大多数和山葵没有关系),也有糊状和干粉产品。糊状的山葵通常用牙膏筒状的管子装载。但这些产品的大部分是使用类似萝卜的十字花科植物辣根(Armoracia rusticana)和绿色食用色素生产的仿制品。

酒肴

主厨开场会首先开始处理鲔鱼,观看其处理鱼时娴熟的技艺也是一种视觉的享受。

BYOB

The Araki 也是一家可以自己带酒水的良心寿司店,作为一个喝清酒就上头的啖客,香槟或者勃艮第的白葡萄酒搭配寿司还是我比较喜爱的组合。

Chawanmushi with Ikura and French Blue Lobster イクラとロブスターの茶碗蒸し

今年二月的去的时候吃到了特别适合冬季的茶碗蒸,作为一个热爱茶碗蒸的啖客,风卷残云般的把这一份吃完了,所说对于Ikura没有特别的热爱,但是因为这是茶碗蒸,也就爱屋及乌了。

L:Scottish Salmon 鮭 R: Grilled Saba  鯖
香港哥在制作鲔鱼鞑靼
Tuna Tartare

鲔鱼鞑靼是 The Araki 的招牌菜之一,其中鲔鱼用到了中腹和大腹,简单的在酱油、味淋和清酒中腌渍而成,并且搭配鞑靼酱汁。最后在上方依照季节覆盖着黑松露或者白松露,虽说这是一道招牌菜,但是不是我最爱的料理,相较之下我比较偏爱于白松露一些。只是在我心中还是更喜欢日本寿司店里传统的酒肴。

升级版加了鱼子酱的松露鲔鱼鞑靼
マグロとトリュフ
三样顶级食材的组合其实也没有那么的奇妙...

Golden Almas Caviar with Hirame キャビアとヒラメ

菱鲆刺身搭配上黄金鱼子酱,着实是一道佐酒好菜,对于一个非鱼子酱爱好者来说,优质的冬季菱鲆刺身就能让我很开心了。
PS:这个鱼子酱的种类是Almas还是Albino我不太确定

Grilled Diver Scallop with Sake Steamed Austrilian Abalone 帆立貝の炙り 蒸し鮑

扇贝与澳洲鲍鱼的组合让这道菜口感还不错,喜欢鲍鱼那种有嚼劲的感觉。

以上是一些我不太记得名字的酒肴,作为一个不靠谱的美食博主,经常记不清楚菜的名字,也是对不起大家了,所以就只能看看图咯...

寿司

来 The Araki 的重头戏就是他们家寿司了,不愧是师承 Kiyota (きよ田)。荒木さん做出来的寿司水准真的是一流的,而且我特别钟爱他们家的米,据说荒木さん对于米的要求近乎于完美,所以非常难以找到适合的供应商,最后只有荒木さん太太的家人愿意合作,正因为荒木对于米的执着,从而使得 The Araki 家的醋米是我吃过的所有顶级寿司店中最好吃的。这一提的是,荒木さん太太家也是种米世家,已经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这也是工匠精神的魅力吧。

Chopped Scotish Marinated Salmon and Beluga Caviar

不得不说,苏格兰三文鱼的品质还是不错的,但是,诚实来说,我真的不太喜欢荒木さん总是使用鱼子酱的做法,虽然我非常明白因为欧盟严苛的农产品进口制度导致他无法使用来自日本的鱼类,但是鱼子酱和松露的大量使用虽然符合了很多欧洲人的新意,但是我还是倾向于传统的寿司做法。

Marianated O-Toro with Black Truffle 大トロの漬け

腌制过的鲔鱼大腹配上当季的黑松露,鲔鱼大腹是其最肥美的部位, The Araki 的鲔鱼也是全伦敦品质最好的了,但是松露和鲔鱼大腹真的很搭吗?我持保留意见...

Blue Lobster ロブスター
Ikura イクラ

十月中旬到十一月收获的三文鱼籽是最肥美的,配上荒木さん特制的醋米和脆脆的海苔,作为一个不爱三文鱼籽的啖客也爱上了这道料理。

Seared Buri 鰤の炙り

用喷枪快速炙烤后的鰤鱼,有着一股油脂的香味,在一众鱼生中显得与众不同,油脂和碳水化物的结合也让这粒寿司非常的好吃。

South African Squid with Albino Caviar イカとキャビア

乌贼和Albino鱼子酱的搭配虽说相得益彰,但是不太符合我的口味。

Sake Steamed Scallop in Abalone Reduction 帆立貝の酒蒸しの軍艦巻き

扇贝与鲍鱼汁的结合,虽然味道稍显厚重,但确实是非常的鲜美。

Scotish Salmon with Beluga Caviar サーモンとキャビア
Seared O-Toro 大トロの炙り

用喷枪炙烤之后的鲔鱼大腹是一种绝妙的滋味,油脂在高温下散发出的迷人香气让你会完全爱上这道料理,有人一定会问为什么会是两贯寿司一起给你放上来,我只能说估计荒木さん看我们吃得太快了吧...

O-Toro 大トロ

鲔鱼大腹手握寿司,这应该是我最爱之一,高品质的鲔鱼大腹配上我最爱的寿司米,堪称完美。

Chu Toro 中トロ

鲔鱼中腹也是 The Araki 的特色之一,中腹相较于大腹会少一些油脂,但是依旧非常的美味,这两道料理应该是很多老顾客多次光顾 The Araki的原因吧

Scotish Saba 鯖
Akami 赤身

鲔鱼赤身,这应该是鲔鱼中油脂含量最少的部分了,虽然很多人偏爱大腹油脂爆棚的感觉,但是赤身所具有的鲔鱼那种清淡的口感也是非常耐人寻味的,荒木さん使用赤身接近脊骨的部分来制作这道寿司,用酱油简单腌制之后制作而成,这种江户时期的传统让普通的赤身也变得非常的美味。

Scottish Salmon 鮭/サーモン
Saba 鯖
鳗鱼手卷 穴子巻き
吞拿鱼手卷 トロ巻き

如果在最后,你还没有吃饱的话,荒木さん还会给你做一些手卷,并且这是我在 The Araki 最爱的一部分,不管是用吞拿鱼中腹大腹组成的诚意满满的手卷,或者是海胆季节的海胆吞拿鱼组合手卷,都给我们极高的的满足感,有一次我们直接把店里的海胆都吃完了,第二天周六的客人就吃不到了。
甜点

甜品

Mochi with Red Bean and Matcha Powder
Homemade Crepes with Red Bean Paste, Matcha Ganache and Roasted Macadamia Nuts

甜点一直不是寿司店的亮点,但是荒木さん做得鸡蛋卷特别的好吃,可惜我在相册里面找不到了,这两道是最近两次去所吃到的甜点,味道好吃却没有特别的惊艳,但是每到最后和荒木さん一起喝酒的还挺有意思的,这其实也是日本料理亭的一个传统,邀请大将一起喝酒聊天。所以说 The Araki 是一家有温度的餐厅。

其实大家都可以从上面的图片看出来,因为欧盟对于农产品进口的严苛政策,导致荒木さん没办法从日本进口好的渔获,每年荒木さん都会亲自从日本人肉海胆来伦敦,这个时候就是最好的享受了。
即便如此,我还是愿意一次次去造访 The Araki,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的完美,而是喜欢荒木さん认真做寿司的态度,用力所能及最好的食材来为大家提供最地道的江户前寿司体验。正因为这样,The Araki 今年被授予了米其林三星,这可谓是实至名归,我也会继续不断的拜访 The Araki ,为大家解锁更多不同的菜品。

啖客

实用信息

餐厅名称:The Araki
电话:+44 (0)20 7287 2481
营业时间:周二至周日18:00 或 20:30
座位数量:10位
人均消费:300-350英镑(不含酒水)

The Araki

2蜂评
摄政公园
0
举报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