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提及地点

鹤鸣茶馆6个冷知识,看100年前的成都!

潮人说:
老茶馆的龙门阵要这样摆!
╱觅成都╱
最近成都在抖音上火得一踏糊涂,站C位,被pick。著名美食美景全都变成打卡必备,尤其是成都的老茶馆。
很多外地朋友跟我抱怨,来成都老茶馆打卡,导游开口就“景观位、老字号、有表演”,生怕他们接着冒出一句:帅哥美女,里边请。
 

为避免各位来成都流水线打卡,前两天和美女摄影芝麻特意实地探访了成都“网红”老茶馆——鹤鸣茶社,只为给你们挖掘一些不一样的茶馆文化。
愿你们能在其中看到不一样的成都。

“鹤鸣”源于一个梦

鹤鸣茶社是一位姓龚的人建于上世纪二十年代初,以前是两层中式古典建筑,也是民国时期少城公园内六大茶馆——鹤鸣、枕流、绿荫阁、永聚、射德会及文化茶园——之首,名气非常大。
茶馆名字源于一个梦
茶馆老板梦见自己立于绿水银沙之洲,夕阳下鹤鸣雁舞,那幅画面美的不可言喻。醒来以后大腿一拍,遂取名为“鹤鸣”
茶馆几番易主,但“鹤鸣”两字从未改过。

没有鹤鸣就没有《让子弹飞》

老成都人很喜欢泡在鹤鸣,吃茶摆龙门阵,马识途算一个。
马识途是著名成都本土作家,也是著名电影《让子弹飞》的原著作者。而且马老小说中很大部分素材都来源于当时在少城公园(今天的人民公园)内茶馆的所闻所见。
据马老先生说,《让子弹飞》里“汤师爷买官上任县长”这一剧情,就是在鹤鸣听人摆龙门阵摆出来的。

没有鹤鸣就没有《让子弹飞》没有鹤鸣就没有《让子弹飞》
老成都人很喜欢泡在鹤鸣,吃茶摆龙门阵,
马识途
算一个。
马识途是著名成都本土作家,也是著名电影《让子弹飞》的原著作者。而且马老小说中很大部分素材都来源于当时在少城公园(今天的人民公园)内茶馆的所闻所见。
据马老先生说,《让子弹飞》里“汤师爷买官上任县长”这一剧情,就是在鹤鸣听人摆龙门阵摆出来的。

百年前,泡"鹤鸣"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当年著名的六腊之战足以证明。
何谓六腊之战?
旧社会的教师,既没有社会地位,也没有好的待遇,但要谋求一个教师的职务以糊口,却又是很不容易的事。
为了得到聘书,除了凭真本事,还得在这期间奔走寻求各种关系,所以被人们辛酸地称为“六腊之战”。

当时一到寒暑假(六月和腊月),成都市几乎全部的中小学教师都会来鹤鸣茶馆,茶馆的柱子上贴满了招聘消息和薪资待遇。所以这里在当时也是一个四川流量最大的人才招聘市场。

百年前,鹤鸣里藏着大买卖

除了“六腊之战”,当时的鹤鸣也是政府官员和商贾喜欢来的地方,毕竟那个时候也没什么商务酒楼之类的。
而公园内的鹤鸣,凉棚高搭,藤萝满架,面临绿水漪涟,是个谈买卖的好地方,也是当时公开买卖官爵的好去处。

据说当时,无论是县长、局长、处长、还是校长、院长之类的官位空缺,只要你肯出钱,管你是什么,就有人来给你穿针引线,还可以讨价还价。

百年前,鹤鸣能断江湖恩怨

传统鹤鸣茶馆里,不仅有消磨时间的小市民,也有处理江湖事和矛盾纠纷的袍哥大佬。发生争执的双方,会请茶馆里的茶客断是非,出头调解。大到江湖腥风血雨之争,小到菜场大妈缺斤少两纠纷。
三五十口打手,经调人东说西说,便都喝碗茶,吃碗烂肉面,就可以化干戈为玉帛了。这种行为便被茶客们称为“吃讲茶”。

那时的鹤鸣,三教九流都聚集在此。政府官员坐得,掏耳朵、唱小曲的小贩也坐得;这边教书先生在求职,那边有袍哥正襟危坐讲道理;外头还有斗棋的、遛鸟的、说媒拉纤的.....装满了人生百态。

鹤鸣茶馆不止抖音网红

“我们这些从年轻时候就泡在这儿的老古董些,好多都四世同堂了,一大家人过来吃茶也是经常性的。”
“只不过现在变成景点了茶也贵了,跟以前比少了点人味。”
我们来到鹤鸣茶馆遇到的第一位老茶客如是说。

随他视线望过去,大家都以一种最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逗孙子,拉家常,搓麻将,脸上带着笑。

时代变迁就像个巨大漩涡,没有什么能逃过。
曾经和鹤鸣一样的茶馆都因为种种原因,变成了时代前行路上的垫脚石。而鹤鸣挺过了漩涡,并且学会了如何和时代并存。
对于有百年历史的鹤鸣来说,变成景点或许是它最好的归宿。

在老一辈眼里,这不再是他们曾经熟悉又喜爱的茶馆,但从前的回忆还在;在年轻一代眼里,这里成了网红打卡特供景区,但茶馆文化、生活习俗和慵懒的气质还在。
在这个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里,鹤鸣茶馆以它独特的存在告诉着世人:拼命往前的路上,也请记得随时过来小憩一下。

0
举报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