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中提及地点

漫游伦敦西区,你应该来打卡的地点全在这里!

图文 | Lam     
Cover Photo | 小骆骆

 在伦敦乘着经典的红色双层大巴经过 Fortnum and Mason 百货灯火璀璨的瞬间,那一方被橱窗照亮的一方地面犹如一个小小的舞台——行色匆匆身型俐落的风衣女子,西装革履衣冠楚楚却驻足观赏布置的精英男子,以及一尺见方舞台以外观察者如我。
 

伦敦毫不讲理的天气

伦敦这座城市尤其在天气这个问题上毫不讲理。
 
无端平地起风,几乎是能令人寸步难行的狂风;说下便下的雨,又只是恰好淋湿眉睫的恼人,整座城市都笼在湿漉漉的氤氲里。
 

道地的英国人不爱打伞,优雅的长柄伞始终是上流社会奢侈的做派。牛津街和摄政街上的新贵们竖起大衣或风衣的领子,或是拉起外套的连帽,长腿一迈,行色匆匆。
 
但要爱上伦敦,或者爱恨交织地和他擦出化学火花,只是瞬间的事情。
 

只要踏入西区(London’s West End),当你意识到时,你已经在和这个多重人格的城市谈一场既远又近的恋爱。
 
查令十字街以西,牛津街以东,莱斯特广场,柯芬花园,皮卡迪里广场以及邦德,摄政街一带,方圆不足一平方英里的伦敦西区,到底魅力何在?

伦敦的名产:绅士与地铁

 以科林叔为代表的英国绅士,自然是出没于萨维尔街(Savile Row)这条手工定制西服一条街。
 

西服马甲衬衫三件套,严丝合缝地以完美裁剪和笔挺线条勾勒出完美身体曲线。一丝不苟的大背头,闷骚的领结,庄重的领巾,恰到好处点睛的袖扣,舒适的小牛皮布洛克鞋,举手投足俨然是低调的优雅。与其说是定制西服,不如说是为男人们定制的英伦梦。
 

无时无刻都有鸣笛声刺耳尖锐的警车消防车呼啸而过,一晃神恍惚间这还是18世纪有开膛手杰克也有福尔摩斯的烟雾弥漫的罪恶之城。世界上最古老的地下铁道有着庞杂密集的铁路线路由防空改建而来,环形的皮卡迪里广场下是藏蓝色 Piccadily 线,褐色 Metropolitan 线,黑色 Northern 线,黄绿色 District & Circle 线,浅蓝色 Victoria 线和红色 Central 线疯狂交汇。
 

伦敦西区玩什么

华灯初上时的 West End,身为与纽约百老汇齐名的世界两大戏剧朝圣地之一,四十多家剧院以耀眼的灯泡框出鳞次栉比的上百部常驻剧目海报。
 
琳琅满目的剧目长盛不衰,演出周期往往是以年月计,剧目只在固定剧院演出。
 

《雨中曲》要在宫殿剧院唱响,《狮子王》则在另一头的兰心剧院起舞。《妈妈咪呀》在诺维罗剧场欢声笑语,《Billy Elliot》则在维多利亚宫廷剧院舞动人生。若不提前网上预约,现场买票往往是一票难求。一般从一楼最佳观影位置的 stall,到二楼俯瞰全场的 dress circle,再到最高也是最有可能买到便宜站票的 upper circle,往往都是座无虚席,年年月月如此。
 

Palladium 剧场的《Cats》,总让人扼腕错过了月光女神莎拉布莱曼的黄金时代。那凄美婉转的 Memory 终究只能是唱片里一首经典的曲目。高音甜,中音准,低音稳,可遇不可求。台上拟态猫群的各色演员轮番登场,唱念做打,中场休息时和友人热烈地讨论,《猫》和《狮子王》,到底哪一部的演员们才是会唱的里面最会跳的。
 

Her majesty's 剧院的《Phantom of the Opera》想必也是无人不知。1986 年以来的 30 年,巨大的水晶吊灯坠落配合管风琴浩大神秘的熟悉音乐奏响,从未令人失望。血液沸腾,手脚冰凉,肾上腺素和多巴胺分泌。喉咙像是被 phantom 的歌声紧紧攒住,心脏又被他高傲却卑微的绝望推上悬崖的边缘,大脑中枢因美妙歌声和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罢工,黑夜中臣服于这剧院中的幽灵魅影。
 

女王陛下剧院

136蜂评 · 37游记提及
维多利亚和威斯敏斯特

Queen’s Theatre 的《Les Miserable》更是长盛不衰,改编自维克多雨果同名原著的悲惨世界,1985 年上演以来出演场次高达一万余场。舞美将视听效果升华,三百六十度旋转的圆形舞台充分实现了犹如电影语言中的长镜头,一镜到底展示街巷,修道院,工厂,医院的人生百态。以法国大革命后抗争人民自由为厚重背景,人性的悲悯冷酷,各人命运的浮沉,都在耳熟能详的《I Dreamed A Dream》,《Do You Hear the PeopleSing》等歌中如浮世绘画卷徐徐展开,催人泪下。
 

女王剧院

37蜂评 · 6游记提及
苏活区/中国城

唐人街的点心与女王下午茶

  
 
唐人街的点心与女王的下午茶,又是伦敦的另一种印记。

唐人街上西饼铺散发出古早淳朴的香味,打包带走叉烧酥和酥皮芝士挞,在正午11点茶楼开张营业前坐在 Piccadilly Circus 面对爱神雕像不顾形象地大快朵颐。叉烧酥的馅料是大块大块软烂入味的叉烧,酥皮松脆,大口咬下发出喀嚓的愉悦响声。
 

转角处低调的巷弄里,有整栋粉红和藏蓝对称的连体屋子,是 1871 年的 Maison bertaux,布置着法式风情的小木桌椅,暖黄灯光照出玻璃橱窗里诱人的甜品色泽,条纹衫的优雅老奶奶站在柜台里。新鲜出炉的黄油可颂和蓝莓乳酪蛋糕,配上大吉岭红茶,倒入牛奶,伴着香颂音乐涂上果酱,入口融化成甜蜜的味道。
 

皮卡迪里的丽兹酒店旁的 Fortnum and Mason,是被英国皇室尤其是伊丽莎白女王青睐的百年下午茶老店。茶室的装潢和骨瓷茶具以 Tiffany 蓝为基调,传统下午茶以三明治,松饼和当日甜品点心组成,佐以 homemade 果酱及无盐黄油。三层托盘由下往上从咸到甜地吃。传统的Earl Grey 伯爵茶,清新的黄瓜鲑鱼三明治,到松软甜腻的司康,马卡龙和L'atelierde l'éclair 闪电泡芙,最后结尾以一杯半干香槟收尾,中和味蕾甜度发酵升华愉悦。
 

看不完的歌剧,林立的古典建筑,黑夜中不落幕的夜的乐章,车水马龙的啤酒和音乐。它用它的目不暇给响亮地甩动着小皮鞭,鞭策着过路人如我像只勤奋而不知疲倦的陀螺,转啊转,空气里弥漫着冷而淡雅的祖马龙鼠尾草与海盐香氛香气。
 

至于妖风,阵雨,因为搞不清交通线路而延误车次的懊恼,暂时忘记吧。毕竟恋爱总不可能是百分百契合,何况你是在和伦敦这座城市谈恋爱呢?

原创内容,欢迎分享。
转载请联系旅人説微信公众号(travelwonderland),擅自盗用将追究法律责任。

0
举报
推荐阅读
加载更多